James Brown 通過高聲疾呼來表達黑人的榮耀,但頂著非洲爆炸頭的人甚至不需要開口附和。

 

「大聲吶喊——我是黑人,但我為此驕傲此刻,我們需要一個機會來證明自己,我們厭倦了總是到處碰撞,也厭倦了總是為他人做工蟻。」

這是 1968 年,靈魂樂教父 James Brown 充滿魅力的歌聲,

60 年代後期,當黑人人權運動猛烈衝擊美國白人的壓迫時,黑人的代表特徵——

非洲爆炸頭(afros)也開始成為一種政治聲明。

這是一種從髮根開始就豎起的,就像漫畫中被強閃電猛擊而毛髮直立的髮型樣式,

黑人開始拒絕將原本捲曲蓬鬆的非洲黑髮拉直梳亮,來迎合白人世界的審美觀,

從此,非洲爆炸頭開始成為黑人榮耀的象徵。

James Brown

1968 年是美國黑人青年的歡慶之年,

就像那些白人嬉皮青年用長髮宣揚青春與特立獨行一樣,

他們用這樣的髮型來宣洩自己的思想。

Sly Stone,這位這名歌星也頂著這個非洲爆炸頭在英國和美國巡迴演出;

Marsha Hunt 是著名嬉皮音樂劇「頭髮」中的主角,

也是滾石樂隊主唱 Mike Jagger 兒子的母親,

她在 1969 年的英國 Wight Pop 音樂節上曾大肆炫耀自己的非洲爆炸頭。

Sly Stone
Marsha Hunt
Marsha Hunt

1968 年同時也是黑人激進主義分子——黑豹黨的活躍時期,

只要沒有進監獄,他們就會豎著爆炸頭、黑皮衣以及古巴厚底靴的裝扮,

黑豹黨成員將自己的爆炸頭打理得野性而自然。

但是,一旦開始留這種髮型,就得小心保持,

一個完美的爆炸頭其實需要仔細地梳理,利用適量的髮膠並定時保養,

那些難以持之以恆按照這些步驟的人,則需要一頂完美的假髮,

Diana Rose 就曾在 1968 年倫敦皇家歌舞秀中戴著這樣一個大膽的爆炸式假髮演唱過。

Diana Rose

 

非洲爆炸頭是時代的一種象徵,是變革的一種象徵,也是黑人獨立運動的一種象徵,

60 年代為自己打造一個黑人爆炸頭就像是默默地述說這句話「我是黑人,但我為此驕傲」。

 

早在 1965 年至 1966 年的非洲北部和西部,

爆炸頭在猶太人街區就開始流行,

後知後覺的南美洲到 1969 年、1970 年才開始流行這種髮型,

而到了 70 年代後期,爆炸頭成為一種文化火速蔓延,連髮質鬆軟的白人也樂於嘗試。

Jimi Hendrix

“No matter how much money you make in the black community, when you go into the white world you are still a nigger, you are still a nigger, you are still a nigger.” – Stokely Carmichael

「不管你在黑人社會裡賺了多少錢,當你進入了白人的世界,你還是一個黑鬼,你還是一個黑鬼,你還是一個黑鬼。」 – 斯托克利.卡彌克爾

 

事實上,到了現在黑人髪型在美國社會仍然受到許多壓迫與歧視,

許多美國學校不接受自然的黑人髮型,

例如雷鬼頭、爆炸頭與辮子頭,反而將其視為染髮或雞冠頭(mohawk)等刻意的叛逆髮型。

2013 年,佛羅里達州 12 歲的 Vanessa 因為爆炸頭髮型而被學校威脅退學,

另一名 7 歲的 Tiana 因為雷鬼頭髮型而不得不轉學,理由同樣是髮型干擾教學環境。

Valentino 在 2015 年 10 月發表了他們飽受批評的 2016 春夏系列,

Valentino 這一個系列服飾以非洲為主題,

為白人模特兒設計黑人辮子頭(cornrows)與雷鬼頭(dreadlocks)造型,

並自栩「部落、原始然而高貴。」

 

許多人不滿白人將辮子頭或雷鬼頭視為時尚配件的原因根源於,

這些髮型只有在白人身上會被視作時尚,

而綁著辮子頭或雷鬼頭的黑人,卻會被視為街頭與不入流,甚至受到制度性的壓迫,

而且渴望保有自然髮質的黑人並沒有選擇這些「叛逆」髮型的權利,

事實上這就是整理黑人自然頭髮的方法,然而一個以白人為主的社會,

許多人反而寧可選擇化學直髮,也不願意因為天生的髮型而遭到歧視。

美國 2015 年高收視影集——謀殺入門課(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

女主角在影集中一向以強悍美貌的黑人法律系教授現身,

然而導演卻選擇秀出了女主角卸妝與卸下假髮的橋段,

將假髮摘下之後,觀眾看見的是 Viola Davis 真實的蜷曲的短髮。

大部份的觀眾根本沒有想像過女主角戴的會是假髮,

終於有那麼一次黑人能夠向社會展現自然的頭髮,

而摘下的假髮更彷彿白人社會施加的審美觀與壓迫,就這樣 在螢幕前被 Viola Davis 所揭露。

 

或許許多人會認為髮型是一個微小到不值得討論的議題,

當你自然的頭髮被社會污名化,

甚至你會因為天生的頭髮被學校開除或是失去工作,

髮型便不再只是個人的審美而是體制的壓迫。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fashion-history.lovetoknow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