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民主66領袖Alexander Pechtold(左)和Wouter Koolmees(右)支持「在路上與同性友人牽手」行動。
荷蘭六六民主黨(Democrats 66)黨魁 Alexander Pechtold(左)與黨內財政發言人 Wouter Koolmees(右)牽手出席會議,聲援遇襲同性伴侶。攝:Lex van Lieshout/AFP

4月6日,荷蘭阿姆斯特丹數百名身披彩虹旗的男性發起了一場「手牽手」的遊行活動,以聲援上週末遇襲的一對同性戀伴侶。自襲擊事件以來,已有包括政治家、足球運動員、宗教領袖在內的各個領域人士以牽手來表達對這對同性戀情侶的支持。

上週日(4月2日)凌晨,荷蘭東部城市阿納姆(Arnhem)的一對同性戀情侶在參加完聚會牽手回家的路上,遭到6名青少年用螺栓鉗暴打。據受害者之一 Jasper Vernes-Sewratan 在 Facebook 講述,導致衝突正是因為對方不滿兩名男性牽手這個舉動,Vernes-Sewratan 認為這一事件是針對同性戀的「仇恨犯罪」。

這篇貼文得到逾8000次分享以及約2萬個讃,並引起廣泛關注。荷蘭首相馬克·呂特(Mark Rutte)譴責事件「糟糕透頂」,表示新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應對恐同帶來的暴力問題。記者 Barbara Barend 則在 Twitter 上號召所有男性(不論異性戀還是同性戀)「牽起手來」,並將照片標記 #AllMenHandInHand(男性手牽手)發到網上。

這項倡議迅速得到多方人士響應。4月3日,荷蘭副首相 Lodewijk Asscher 上傳了和同黨黨員在沙灘牽手的散步照片;同一日,在荷蘭大選中贏得18個席位的六六民主黨(Democrats 66)黨魁 Alexander Pechtold 也與黨內的財政發言人 Wouter Koolmees 手拉着手一同出席新政府籌組會議。

此外,荷蘭駐倫敦及堪培拉的大使館成員、駐聯合國工作人員、NEC 奈梅亨(NEC Nijmegen)足球球會成員、阿姆斯特丹警察,以致只有幾千人口的 Waarder 小鎮的牧師,也紛紛發出聲援同性戀的牽手合照。

我們這麼做(指手拉手)是為了表明,展現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六六民主黨(Democrats 66)黨魁 Alexander Pechtold

荷蘭在2001年就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並一直以開放多元的價值觀被眾多性小眾人士視為天堂。參與6日遊行活動的 Marcher Marion van Hees 表示,自己早在60年代就曾為同性戀人士爭取權利奔走:「我一度以為在這個議題上,我們已經成功了。這次的事件令人悲傷,所以我需要再度回到『戰場』」。

已經與同性伴侶結婚、並在阿姆斯特丹生活了21年的 Sjag Kozak 也稱,參加遊行是為了告訴世界,「在荷蘭,男人和男人是可以牽着手走路的」。

7 /10

荷蘭支持 LFBT 群體的組織 COC Nederland 公共事務經理 Philip Tijsma 表示,雖然荷蘭對性小眾人士較為寬容,但每10位同性戀人士,就有7人曾因自己的性取向遭遇過不同程度的言語或肢體暴力。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端傳媒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