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噁心·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不安慎入。

所謂嫌疑犯照(Mugshot),或稱作 Police Photograph 或 Booking Photograph。

拍攝這類照片的目的,是容讓執法部門作紀錄,以方便日後認人或作進一步調查。

 

每當通過海關,都會有人仔細比對照片和護照,

我們可能都是好人,但我們之中可能也有壞人,

最開始拍攝這些照片的人,就是1853年4月24日生於法國巴黎的 Alphonse Bertillon

他既是一名警察、犯罪學家又是一位生物統計學家。

Alphonse Bertillon

Alphonse Bertillon 這個年輕人有著嚴重的鼻炎和公公偏頭痛,

缺乏社會技能,沒有生活方向,他害羞,不會表達自己的慾望(看到這裡感覺很糟

但他繼承了父親的智慧(原來就是開掛

他的父親是巴黎著名的醫生、統計學家和人類學家 Louis Bertillon 博士。

 

1879 年,Bertillon 26歲 時,父親為他在巴黎警察局安排了一份助理文書工作,

把被逮捕的人的犯罪背景數據從各種來源轉移到標準表格上,

對一個聰明有潛力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沈悶、日復一日、無意義的工作,

生性孤僻、不擅言詞的他在這個枯燥無味的檔案室反而如魚得水,

這裡雖然工薪低微,卻沒有那些複雜的人際關係。

大量犯罪現場收集到的物品裡隱藏著一個個錯綜複雜的犯罪故事

當時該部門的犯罪記錄有500萬份文件,包括 8 萬起槍擊,

Bertillon 瞬間意識到,由於沒有有效便捷的文件系統,

無法檢索任何特定的信息,使得這些記錄幾乎無用。

他從 1884 年開創了拍攝罪案現場照片的先例,

幫助巴黎警方識別 241 名重犯,使破案率明顯飆升而聞名歐洲,

那些黑白照片,曾經是警方識別疑犯最先進的技術,

罪犯的正面和側面都將被拍攝下來,拍攝燈光也更加標準化,

這些技術流程警方沿用至今,一個多世紀以來,幫助警察抓獲了很多罪犯。

「許多罪犯當攝影師拍攝他們時,故意扭曲他們的臉,掩飾他們的五官面孔。 」

「拍攝10個人的耳朵,你會發現每一個都不同。一些人耳垂長,一些短,一些更厚。」

「男人可以用面部毛髮遮蓋他們的下巴,但不能改變鼻子的形狀,除非通過手術。你也不能改變你耳朵的輪廓。」

1888 年,他再次提出了通過拍攝罪犯面部照片及他自創的一套人體測量方法來辨認犯人,

這套測量系統叫做 Bertillonage,涉及頭部、面部的尺寸測量、四肢骨長和其他身體尺寸,

Bertillion將這些測量結果輸入每個被捕者的文件卡中,

按照犯罪者年齡進行排序,通過這些來匹配可疑的累犯,並可以交叉參考他的犯罪記錄,

而人體測量方法則被後來的指紋辨認系統取代。

「沒有人看起來就像罪犯,你看著一個人的臉,不能說,『這個人是一個罪犯』。」

 

Alphonse Bertillon 發現兇殺現場中屍體的位置、謀殺的武器、

罪犯留下的腳印及個人物品都是破案的關鍵,

盡量在受害者屍體腐爛或被處理之前搜集更多的證據和照片對於破案來說至關重要,

於是他想到用照片將這些線索記錄下來,

這種方法當時曾被質疑為不尊重死者,但事實證明他的破案方法效果顯著。

他設計了一種用安裝在三腳架上的相機拍攝犯罪現場的方法,從上方拍攝一宗謀殺案的受害者,

記錄身體的位置和周邊環境,以免調查人員破壞犯罪現場。

他還開發了「公制攝影」,使用測量網格來記錄特定空間及其中的對象的尺寸。

1904 年 Veuve Bol 夫人,Bertillon 特別注意到了家具的擺放。

Veuve Bol 夫人的俯拍死亡現場,光影效果拍攝得很好,死者和周圍的物品距離清晰。

憑藉這些事跡,書裡讚譽他為歐洲內僅次於福爾摩斯的大偵探,

德國德勒斯登市(Dresden)的警察局長也表示:

「巴黎是警察們朝聖的地方,而 Alphonse Bertillon 則是他們的先知。」

這張照片拍攝時間不詳,照片上只簡單寫著「發現屍體」。
1903 年 5 月 8 日,在巴黎 Chalgrin 大街 9 號公寓裡的自家地板上死亡的 Debeinche 夫人。Bertillon 拍出周圍被推到的椅子,可以看出當時死者和犯人有過激烈拉扯。
1905 年,巴黎聖殿路 160 號,死者 Monsieur Falla 在睡夢中被謀殺,這張照片的周圍是標尺,它們也是 Bertillon 經常使用的技術之一。

19 世紀末有名的種族政治事件,猶太人屈里弗斯事件(Affaire Dreyfus),

由於 Bertillon 提供了錯誤的刑偵鑑定,導致 Dreyfus 被判終身監禁。

船長 Dreyfus 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證據是一份 Dreyfus 否認是他寫的文件,

當時還沒有筆跡專家,所以 Bertillon 被傳喚,但他在筆跡分析並沒有什麼專業知識。

1903 年,巴黎 Rue des Boulets 6 號, 死者名為 Julia Guillemot,床上和地毯上都有血跡。

1902 年,巴黎 Rue de Martys 大街 74 號, Lecomte 夫人被刺死,Bertillon 沒有把重心放在屍體上,而是整體的大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線索。

在沒有明確的結果時,法國軍隊和輿論都傾向於 Dreyfus 有罪,

Bertillon 最終作證說筆跡是 Dreyfus 的,然而後來的分析證實,Bertillon 的筆跡證詞充滿了錯誤,

經過多年的研究,Bertillon 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指紋記錄資料庫,

和一個初步的指紋分類系統,也終於有了第一個成果。

1903 年巴黎一家酒店裡發現的屍體, Bertillon 拍攝了起伏不平的地毯,用於推想當時的運動方向和力道。
1902 年,巴黎 Marie-Laure 大道 6296 號, Tusseaux 夫人被謀殺, Bertillon 拍攝了死者周圍凌亂的腳印。
這張照片周圍有標尺,死亡現場整潔乾淨,Bertillon 在照片背面寫道:「在 1913 年 8 月 9 日,一個老婦人在聖旺鎮的 Rue des Rosiers 31號,被人發現面朝下倒在這裡。房間裡的小鳥應該是唯一的目擊者。」

1892 年,法國警方利用他的指紋庫資料與一個謀殺案現場的血指紋比照,

順利地找到了疑兇,這個事實,使他無庸置疑地被公認為全世界的「罪犯指紋鑑定之父」,

可惜的是,Bertillon 後來一直未能對指紋學有更深入的研究,

對刑偵實務工作的熱愛,使他的研究轉向了別的方向。

Bertillon在照片後記錄:「死者手裡握著的刀似乎證明了這是一起謀殺,但是通過我的調查,死者Mademoiselle Ferrari 是被她的戀人 Monsieur Garnier 殺死的。他直接把刀捅到死者的心臟裡。」
這不是死亡現場照,而是 Bertillon 拍攝的暗殺未遂後的照片。 有人在盧浮宮丟炸彈,企圖炸死西班牙國王阿爾蒙特十三世和法國盧貝特。這兩人沒出事,但造成了20人受傷和一匹馬的死亡。

但隨著指紋識別的興起,更多的警察部門了解到指紋識別是更簡單的方法,

Bertillon 的聲譽開始褪色,他對那些主張以指紋識別為重要證據的人進行了抨擊,

儘管勉強,Bertillon 最終承認了指紋對於破案有關鍵的作用,

並他的刑偵調查系統中引入了指紋識別。

他一生致力於進一步發展其他法醫科學技術,

如筆跡鑑定、熱塑性化合物、足跡,、彈道學分析和測力計研究,

雖然 Bertillon 的技術並不都是顛覆性的,

但他帶來的紀律和犯罪調查的秩序感,為司法刑事的偵查進一步發展打開了大門。

1914 年 2 月 13 日,Bertillon 逝世於瑞士明斯特林根(Münsterlingen),享年60歲。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houstonpublicmediadailymailukstar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