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 年代美國有一個戀屍癖案,一位醫生深愛著一位女病患,

跨越死亡與屍體腐敗的現實,與這位女性的屍體一起生活了七年。

1877 年 2 月 8 日出生在德國的細菌學家 Carl Tanzler,有九個學位,

1926 年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隨後陪伴他移民到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澤爾山,

1927 年他拋妻棄女到了基韋斯特島,找到了一份在美國海軍醫院工作X光放射技師的工作,

並以 Georg Carl von Cosel 的名字自稱,有時還會用別的假名字。

 

1930 年 4 月 22 日,Tanzler 的平淡生活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他在 50 多歲的時候,碰到了當時 19 歲患了肺結核,和母親去醫院治療的 Maria Elena。

作為一個在德國的長大的孩子,他在 Elena 的身上看到了一種異國風情的景象,

Tanzler 發現,這位深色頭髮的古巴裔美國人是他的真愛。

年輕漂亮的 Elena

儘管 Tanzler 缺乏醫療培訓和疾病的治療能力,但他還是親自帶著X射線診斷設備的裝配、

治療的藥物、珠寶和衣服,來到了 Elena 父母家,對 Elena 展開熱烈的追求,

oh!!當然還有他那不朽的愛。(但Tanzler是否受過醫療訓練還是個謎…

不過Elena的病情還是惡化了,沒多久就過世,Tanzler 負擔所有的喪禮費用,

取得她的家人許可,在墓地建造了 Elena 專屬的陵墓,

不過 Elena 的家人不知道一件事—唯一擁有這個陵墓鑰匙的人就是 Tanzler。

 

Tanzler 每晚都會去造訪 Elena 的陵墓,就這樣過了兩年,

他說,當他坐在她的墳墓裡時, Elena 的靈魂會用西班牙語向他歌唱,並懇求他把她帶走,

之後 Tanzler 辭去了他的工作並且不再去 Elena 的陵墓,這讓 Elena 的家人開始覺得有點奇怪。

 

實際上,光是夜間探視 Elena 已經無法滿足 Tanzler,

1933 年 4 月,他把 Elena 的屍體偷偷帶回自己的臨時實驗室,

用超乎人想像的方式保存 Elena 的遺體,

他將 Elena 的骨頭用衣架與電線連接,在眼窩嵌入玻璃珠,

腐爛的肌膚用臘與灰泥混合絲綢,腹腔與胸腔的空洞以碎布填滿,讓遺體看起來變得比較完整,

頭部戴上了 Elena 母親提供的本人頭髮做成的假髮,

穿上洋裝、配戴珠寶、噴灑大量的香水,使用甲醛延緩屍體的腐爛。

Tanzler就這樣與心愛的女性屍體一起生活了七年,每天一起跳舞、同枕共眠,

七年之後,開始有流言蜚語傳到 Elena 家人的耳裡,

Elena 的 姐姐 Florinda 直接到 Tanzler 的家裡追問,

才發現自己的妹妹屍體被保存在 Tanzler 家裡,

Tanzler 被以盜屍罪起訴,Elena 的屍體經過檢查,發現下體部分還被塞了紙管代替陰道…

Tanzler 接受了精神病學的評估,發現他精神上完全沒有異常,

Tanzler 聲稱他建造太空船與 Elena 一起飛到平流層,

外太空的輻射可以穿透 Elena 的身體組織喚醒沉睡的她,讓她的身體恢復活力。

而 Tanzler 的罪行在訴訟期間已經過期,最終還是被無罪釋放。

Tanzler 和他的律師

不過這起審判引起了眾多媒體關注,Elena 的遺體在當地殯儀館被成千上萬的群眾圍觀,

之後才被重新下葬至無名的墳墓裡,終於得以安眠,

Tanzler 也試圖要求取回 Elena 的遺體(當然被拒絕了),難以忘懷愛人的他,

之後還是做了 Elena 的面具以及等身大的雕像。

1952 年 Tanzler 死去被發現的時候,他已經過世一個月了,

而他懷裡抱著的還是那個等身大的雕像。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wiki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