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噁心·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不安慎入。

Christopher Anderson ,英國人,1970 年生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

在德州西部長大,目前居住於紐約,

2002 年 Christopher 加入VII圖片社,2005 年加入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

 

Christopher 是一位全面發展,主攻紀實攝影的攝影師,

他的照片經常探討主題真理和主體性,他的主題範圍從戰爭到時尚同時包括他自己的家庭。

他的兩本攝影書著作:《非小說》(2003),《CAPITOLIO》(2009) ,

這本也同時被德國 Kassel Photo Book Festival 選為 2009 年 10 月的最佳攝影書。

他之前作為一名戰地記者,一直在有激烈軍事衝突的地區工作,

以個人的而他最近的工作重心是主體為《Son》的攝影計畫,

他拍攝自己的妻子、兒子和患有癌症的老父親,

因為兒子的出生和其他一些突如其來的變故,

讓 Christopher 遠離了戰地攝影,專心在他自己的生活上。

Christopher 拍攝了大量的紀實攝影與戰地攝影作品,

並將自己的攝影風格稱之為「體驗式紀實攝影」。

顧名思義,每一次拍攝都不僅僅只是觸摸快門的一個行為而已,

與之隨行的還有實實在在的身處其中。

海地難民船上拍攝的照片。
海地難民船上拍攝的照片。

故事要回溯到 1999 年,那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離開報社成為一位獨立攝影師的第四個年頭。

Christopher 登上了一艘名為「相信上帝」的簡陋木造海地難民船,

後來據說這艘船在加勒比海區沉沒了,

Christopher 就將一系列關於這艘木船以及海地難民的照片發表了出來,

並於 2000 年獲得了羅伯特.卡帕金獎(Robert Capa Gold Medal)的肯定。

「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悲觀。」Christopher 說,「當你看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惡劣時,你捫心自問,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有什麼意義呢?」

兒子的出生,又遇父親被診斷出肺癌,

悲喜交加使得 Christopher 遠離了暴力恐怖的戰地,轉而更為關切自己的生活。

Christopher:「我想放下那個嚐過鮮血,聽過槍聲的相機。」

「直到你第一次把嬰兒捧在手心時,之前的所有疑問都有了答案。這是一種希望與重生的感覺。你第一次知道了為人父母的感受,會試著去理解父母的作為,那種對未來的擔憂以及對孩子的愛。」Christopher 開始拍攝自己的家人。

由此《Son》這組非常私人化、情緒化的拍攝項目就誕生了,

這組照片從某種角度來說是很容易拍攝的,Christopher 在他家人面前架起相機便可拍攝,

然而這個拍攝項目也充滿了艱難,Christopher 的鏡頭也要面對身患中,

拍攝時,他需要同時扮演著攝影師,父親,丈夫以及兒子的角色。

三年時間,Christopher 用鏡頭溫柔相待,沒有打擾與質問,更不會去刺破。

新生的葉、破敗的枝、軟綿綿的雲朵、綠色的蘆薈,還有光。

兒子 Atlas 順著陽光生長,老父親 Anderson 是一位牧師,坐在草地中,就這樣坐成了一塊石頭,

而妻子 Marion 像一張玫瑰紅色的毯子,鋪張在生活這塊灰荒的土地上。

Christopher 說:「這個拍攝計畫是我做過的『最重要的工作』,我為生活譜寫了一首愛之詩。」

曾面對過戰地的攝影鏡頭肯定會是相當鋒利的,它不僅僅要刺穿恐怖,更要刺破現實,

但當它遇見某些柔軟而溫暖的事情的時候,也許會改變它的方向。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christopherandersonphoto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