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組面部重建手術患者的肖像作品可引起不安情緒,慎入。

有些人天生麗質但被說是紅顏禍水,有的人卻因為長得不好看而錯過了人生很多美好的瞬間。

自從整容技術越來越先進,要將自己的樣貌變成另一個人也不是難事了,

然而造物主總是喜歡折騰人類,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功改變樣貌的,

這些讓人心塞的肖像照片,相中人都是面部重建手術的患者,

法國攝影師Cyril Crepin 將他們的樣子一一記錄下來了。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5

****** 這組面部重建手術患者的肖像作品或引起不安情緒,慎入。

美麗無處不在,差異與痛苦也一樣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9

▲ 這些面容扭曲肖像的背後,是一個個面部重建手術的患者的悲慘故事,

比如意外、疾病、侵害、自殺未遂。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2

▲ 在醫生Bernard Devauchelle 教授的幫助下,

攝影師Cyril Crepin 得以在這些患者接受治療的醫院拍攝。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8

▲ 原本只是幫助醫院建立患者的私密肖像檔案,拍攝過程讓Cyril 產生拍攝一組藝術照片的念頭,

他和教授開始討論,如何才能把這些患者拍得美麗。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0

▲ 雖然這些被毀容的畫面讓人不忍直視,但Cyril 的拍攝主題是很有力量的,

額頭上的那些皺紋和傾斜的微笑,除了恐懼,還傳達出一種感激之情。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3

▲ 我再也不抱怨自己的樣子了。

拍攝被毀容的人必須有一顆強大的心臟

攝影師Cyril Crepin 同時是戲劇演員和導演,

他的演藝生涯始於電視節目主持人,他還是一檔法國電視節目的導演,拍了不少紀錄片,還拿過些獎。

Cyril 曾經美國旅遊和居住,當過時尚攝影師,專門給一些樂隊拍照。

回到法國之後,他就展開了一項關於毀容的專題拍攝,名為《In vU》,

這個項目的獨特性可以稱得上前無古人,他以一系列帶有抗議性的視覺作品來對抗關於美的慣常觀念。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4

▲ 大概是厭倦了看一模一樣的圖片,聽一式一樣的關於美的言論,

致使Cyril 大膽嘗試這個從未有藝術家涉足的攝影項目。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1

▲ Cyril Crepin 第一次見到他的模特時被驚到了,感覺那個人的臉很不真實,

接著,他看了對方的病理報告,然後下定決心拍一系列關於毀容主題的照片。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4

▲ 其中一個模特對Cyril 講了個真實發生的事,他走在大街上,有個人朝他走來說:

“你怎麼能長成這樣?看看你!如果我是你,我就把子彈放在我頭上。”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7

▲ 這些照片完全不是從醫學角度拍攝的,Cyril 說:

“從來沒有人用藝術的角度來拍攝他們,而我要將他們美麗的面孔以藝術的形式呈現給世界。”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7

▲ 他不僅是要改變人們對待“美” 的傳統看法,甚至是一種顛覆。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8

▲ 這些患者的五官都被解構和重建了,重新塑造他們的身份十分困難,

然而Cyril Crepin 從他們的眼裡看到了靈魂。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6

▲ 大多數人都不敢直視這些照片,除了恐懼那些不被接納的面容,

也許還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就像美麗無處不在一樣,差異與痛苦也無處不在。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1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20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6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2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22

Cyril Crepin 我的模特都是嚴重毀容者21
▲攝影師西里爾Crepin

©資料來源: Beautiful Decay
©圖片來源:
Cyril Caine – Photographer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何得到授權?請前往 瞭解更多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