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戰鬥結束了,面對著戰場上的一具具屍體,活著的戰友擦乾屍體凈臉上的血污,

莊嚴地從屍體的脖子上取下一個小牌子掛到自己身上。

 

軍用識別牌是美軍現役必配的配置,用於士兵的身份識別,

其實它還有個別名——Military Dog-Tag,狗牌。

Dog Tag 早在南北戰爭時就在軍隊中出現了,

當時在林肯所領導的北方軍隊裡,參戰官兵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在傷亡時得到盡快確認,

紛紛私下購買或製作了 5 厘米的簡陋小紙牌,也有木質和皮質的,

在上面寫上或刻上自己所屬部隊的番號及姓名,

用繩索或細皮繩串起來掛在脖子上或裝在衣袋裡。

 

根據身份牌上的信息就可以知道傷亡者屬於哪個部隊,

救護隊就可根據其身份牌上的記載,很容易識別出傷者血型、亡者姓名,

為快速救護傷員贏得時間,為準確辨別陣亡遺體提供依據,

雖然這種身份牌質地粗糙、做工簡單,卻開創了世界軍事史上軍人佩戴身份牌的先河。

到了一戰,Dog Tag 已經從易損的紙牌進化成金屬牌了。

一戰爆發後,隨著坦克、飛機等諸多威力強大新式武器的出現,

許多士兵受傷或陣亡後已血肉模糊,沒法辨認,

當時雖然也有身份識別牌,不過卻是紙質的,紙質識別牌極易損壞,看不清信息,

其存在已經不能適應軍隊的需要,於是金屬身份牌因其特有的屬性便於戰火而生了。

參戰的各國軍隊基本上都配發了金屬牌,

到了戰爭末期身份牌增加到兩張,且為圓形鋁製,

上面印有番號、血型、姓名,也成為美國軍隊的正式配發品,

當美軍士兵知道自己要戰死時會把脖子上的軍牌取下含在自己嘴裡,

人的下頜骨是最硬的能保護軍牌不損壞,

只要軍牌沒壞戰友們就有希望找到自己的身體並帶自己回家,

希望用這塊牌子來保存軍人最後的尊嚴。

雖然一戰美國就已經使用了金屬識別牌,但最完善的時期卻是二戰時期,

二戰時上面所刻的內容也變得比以前更全面,

二戰後美軍的統一身份牌以陸軍的為準,取消邊緣的缺口,

比起二戰時的身份牌,這種身份牌有很大進步,其材質換用不鏽鋼,比鋁合金更堅固耐用,

但它依然還有一個缺點,就是各軍種的形狀都不一樣,

陸軍、海軍、空軍所使用的身份牌大小都不一樣,陸軍偏小,

於是,到韓戰爆發時,美軍各兵種的身份牌都改為統一的形狀。

 

不過這個小牌子還有缺點沒解決,到了越戰,由於美軍在熱帶作戰,

軍服內通常只穿著一件背心,鋒利的不鏽鋼身份牌經常劃傷皮膚,

這種身份牌在戰鬥中經常叮叮噹噹的與武器碰撞,極容易暴露自己,

為此美軍地面部隊開始對這種身份牌深惡痛絕,許多人乾脆不佩戴這種被戲稱為「狗牌」的小牌子。

 

不過行動迅速的美國軍方自然不能忽視美軍士兵的意見,

迅速找出方案解決——其四周套上橡膠圈,

這樣鋼身份牌的上述缺點就不存在了,美國大兵們又把這些小牌子重新掛到了脖子上。

由於美國是個多民族多宗教信仰的國家,

如今身份牌上除了兵種、番號、姓名、血型等外還附加了宗教信仰。

 

當某人陣亡時,如果身體沒法運回國,一枚身份牌留給死者,

一枚身份牌會被帶走當作一種證明,或是退役後一枚交由軍隊保管,一枚留給自己。

如今 Dog Tag 不僅僅是個承載者士兵信息的金屬牌,也是一種榮譽的象徵,

退役後,士兵們仍然會佩戴著自己的 Dog Tag,

這也使 Dog Tag 慢慢傳播開來,成為一種配飾,愈加個性化。

現有美軍軍用識別牌刻制內容的基本規範:

第一行:姓名及縮寫(或只有縮寫)

第二行:服役號-12345,123456或1234567,

社保號(SSN SocialSecurityNumber)-123456789

第三行:血型-A、B、AB或O以及Rh因子

第四行:軍種符號USNC或USMCR以及防毒面具尺碼-XS,S,M,L,XL

第五行:宗教信仰使用全稱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warhistoryonline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