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噁心·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不安慎入。

行為藝術團體 Pony Express

世界的生態系統正面臨崩解,然而,全球最富有 1% 人口,自古以來愛跟窮人搶糧食,

甚至寧願扼殺生態也要成就自身的利益,這樣的 1% 人口卻掌握著全球財富比例的 48.2%。

如此充滿負能量的世界,到底何時才能再次充滿愛的力量呢?人類還能不能再讓世界充滿愛?

愛地球不是說說而已,要用愛「做」出來。

 

橫跨澳洲和美國的行為藝術團體 Pony Express 的便是提倡「自然戀」(Ecosexual)的組織。

他們為了推廣這個理念,日前在澳洲的「下一波藝術節」(Next Wave Festival)中,

於墨爾本皇家植物園建立了一座名為 Ecosexual Bathhouse 的「自然戀浴房」,

希望進來參與的民眾,都能把地球、土地、植物當作自己肉體上的戀人,展開一場性愛的歡愉。

 

「自然戀浴房」(Ecosexual Bathhouse),就是他們為人類世提出的拯救方案,

現正於墨爾本皇家植物園首次亮相,整個浴房就是個互動式迷宮,

供遊客們在其中自由探索性與自然的界限。

人們將雙臂伸入肥料堆成的 「快感洞」,表情被種滿發芽種子的網罩面具所遮蔽;

而這些種子也依靠人們的呼吸而生長。

 

勞倫·克羅恩梅爾(Loren Kronemyer)和伊安·辛克萊爾(Ian Sinclair)

Pony Express 由跨界藝術家勞倫·克羅恩梅爾(Loren Kronemyer),

和戲劇導演伊安·辛克萊爾(Ian Sinclair)組成。

他們建立了這座浴房,想看看與自然的愛欲互動能否挽救我們星球的未來,換而言之,

「性總能吸引眼球,成為賣點,如果人們能愛上自然環境,也許我們也會花心思去保護它。」

 

基因重組成為一種歪曲,生物技術成為自私之舉,「自然戀浴房」希望重塑我們對生態的看法,

在當前人類統領的情況下,重新思考性與自然的社會與心理界限。

「自然戀」的位置介乎一種身份與一種思想之間,是一種對待我們所創造世界的方式,

一種更加享樂,也許也更加互利的視角。

畢竟,我們都知道,地球對我們的愛並非不求回報,

與其將世界看作一種無生氣的可利用物,倒不如真正將它作為我們將共度終生的長期伴侶來得更好。

對行為藝術團體 Pony Express 來說:「大腦就是最大的性器官,如果我們能將想像和感官能力沉浸在自然環境中,那麼我們就能學會愛護地球並尊重生物多樣性。」「當你正因為花粉而過敏打噴嚏,事實上你已經參與了與植物的性交。」

 

自然戀浴房(Ecosexual Bathhouse)展區

 

整個自然戀浴房就像是一座互動式的迷宮,共分六個展區,

提供了許多項目讓人們能夠體會何謂「與地球性愛」,

並藉由互動重塑世人對生態的看法,從中探索性與自然的界線。

戴著裝有青草和泥土的口罩是為了更好地感受自然的氣息,也為了與它們時刻接吻。

 

浴房之旅首先開始於天窗大開的白色前廳,

背景播放著升降機作業的乏味之聲,令人彷彿身處一家水療中心。

服務生禮貌地要求人們儘可能地與澡堂內的生物互動。

還有名叫 「變體」(morph)的小道具供你選擇,「變體」 被視為與生物接觸的性愛玩具。

其中包括綁在身上的噴霧瓶「噴射器」,可以向植物或其他人噴洒液體,

還有 「爪子」掛在拇指上的皮手套,顯然是模仿了捆綁用品。

Pony Express 解釋說:「戴上 『爪子』便意味著你成為了 『受虐者』。」

打扮一新的參觀者們接下來就進入了授粉房,

在這裡,人們可以為種在瓷製容器里的蝴蝶蘭們自由授粉,

參觀者也能要帶上性愛玩具與植物調情,或是套上指套與花朵性愛,

因為在獲得自然快感的過程中,避孕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自然資源室又為參觀者帶來了新一輪刺激,

這裡的書籍和雜誌內容模仿了典型的色情圖片,只不過主角仍然是自然本身;

展區內播放的一段宣傳短片,影片中女演員以高潮的神情對植物親吻、意淫,並藉由摩擦大地獲得快感;

循環播放的影片展示著色情電影與延時植物生長視頻的交叉剪輯。

 

其中有一段,裸女在巨大的山龍眼花叢中翻滾著,

這是一種在澳大利亞西部生長的花朵,然後,花朵噴了她一臉花粉。

梳妝檯上擺滿了富含信息味道的香水,有蜜蜂、泥土和麝香的氣味。

最後,參觀者們可以在堆肥快感洞中放縱自己,

這是一個覆滿青草的浴缸,你可以將雙臂深入其中,感受土壤與蠕蟲的愛撫。

除此之外,現場也有充滿自然風情的成人玩具館供民眾參觀選購。

 

自然戀者可以隨意地把手臂伸進堆肥缸中,感受著泥土和蠕蟲的觸感。

自然戀者們與自然各種纏綿,感受著泥土的濕潤,花粉的噴灑,青草的曖昧芳香,感受著自然帶給自己的高潮。

 

參觀者在房間之間穿梭時,還會看到變裝施虐皇后的身影,

她會將你帶回她的洞穴,讓你試試你的道具。

施虐皇后可能會為你模仿園丁鳥的求偶行為,

也可能會為你獻上蛞蝓的愛撫,將你也變成一隻黏糊糊的軟體動物。

如果你戴上了 「爪子」,施虐皇后會將你像神話中的安德洛墨達一般綁在大石之旁,

穿著蛇皮緊身衣的她會戴上口枷,為你跳一支艷舞:就像是蛇類吃掉她的獵物一樣。

「浴房」 的最後一站是神聖之屋,一座地牢。參觀者們穿過豐茂的植物,見到一張大床。

人們戴上特製的眼鏡,房間內的燈光會為牆壁和樹葉染上心形光芒。

在這裡,你可以靜靜反思這次不同尋常的自然之行。


在先鋒實驗藝術的背景下,「自然戀浴房」 也是一種對酷兒運動和環保主義的呼籲,

它為人們展示了美妙的烏托邦圖景,也向人們敲響了人與自然衝突的反烏托邦警鐘。

 

自然戀(Ecosexual)興起

70 年代的 「回歸自然」反主流運動曾經希望人們復歸自然狀態,

與地球母親建立一種前於人類文明的聯繫,

而對 Pony Express 來說,這只是個幻想,我們早已越界太遠了,已經是不可逆轉的現實。

「人類文明與技術已經和自然緊緊相連,我們無法從棲身的生態環境中撤離,」克羅恩梅爾說,「相對地,生態也離不開我們。」

二人將科技視為一種讓無可避免的滅亡來得「更加舒適,甚至更加愉悅」的「權宜之計」,

「自然戀浴房」使用傳感器、麥克風和紫外線作為媒介,

令人們感受到自然,甚至創造人與自然間的共情心理。

嘴上戴著花是為了吸引蜜蜂,感受它們帶來的敏感觸覺,官方術語叫「蜜蜂虐戀」。

 

「自然戀浴房」 最初受到了加利福尼亞酷兒行為藝術家伊莉莎白·史蒂芬斯(Elizabeth Stephens),

與安妮·斯普林克(Annie Sprinkle)的《自然性宣言》(Ecosex Manifesto)啟發。

《自然性宣言》為人們展示了一種環保與酷兒主義相結合的田園牧歌式構想,

與 70 年代的 「激進妖精」(Radical Faeries)不謀而合。

 

Pony Express 當然也注意到了這些先人的努力。

「許多把自己定義為 『自然戀』 的人在表達上也是激進主義者,他們將此視為自己橫跨環保與酷兒兩個領域的一種先鋒姿態。」克羅恩梅爾說。

而 Pony Express 所追求的,是將這種理想主義與現實中環境的破壞結合在一起。

拯救珊瑚礁與熱帶雨林,已經為時太晚;只有將這些現實與虛幻的美好放在一起才是出路,

對 Pony Express 來說,可持續發展的美夢早已破滅,不過是換湯不換藥的補救而已。

現在,人們不該再去粉飾悲劇,而是該擁抱後果了。

 

Pony Express 最終將「自然戀浴房」定義為後可持續時代的享樂主義樂園。

「就像是古代的酒神節 ——不妨想想卡利古拉,」克諾恩梅爾說,「如果我們身邊的一切都在毀滅之中,就不如以縱慾相回應,不必克制自我。人類可以穿越理性的限制。」

這確實是個非常合適,也很是幽默的回應方式,「自然戀浴房」 甚至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態度。

「如果我們不會是贏家,」克諾恩梅爾說,「那就不如放蕩地退出吧。」

 

這種說法聽起來有點胡鬧,但二人都很看重「自然戀」的體驗。

「我們想要保持一種陰暗而頗具玩味的幽默態度,但同時,我們也真心相信肉慾體驗可以拯救自然。」克諾恩梅爾說。關於「肉慾拯救」,她進一步解釋道,「人與自然有著千絲萬縷的肉慾聯繫。當花粉令你噴嚏不停時,你其實已經參與進植物的性愛之中。」

 

這個計畫基於 「自然戀」 本身,是一種新出現的性取向,

Pony Express 想要讓人們認識到我們與自然的肉慾互動,

從而擴大我們對性愛、性別以及「自然色情論」的理解。

「自然戀浴房」強烈的 BDSM 暗示,是為了讓人們剝除萬物靈長的身份,想像人屈服於自然的情景;

甚至,人會自願獻出自己的身體。但人與非人之間又何談自願呢?

Pony Express 將「生長」本身看作一種自願,一種人與自然的互惠互利,這種一致性就是關鍵所在;

人會進入到植物授粉的過程之中,而某些跨種族的性行為也會以施暴的形式出現,

例如人與野獸之間,但這一切一直都很挑戰想像力。

「人們有一種淺薄的觀念,以為性就意味著『進入』。」克諾恩梅爾說。相反,Pony Express 將性的定義擴大了,「大腦就是最大的性器官。性的體驗在於感官的交互,我們在肉慾方面的潛力幾乎是無窮的,現在,也許我們該試試將感官與自然相連接了。」

人與自然通感、共情和互動的關係需要艱深的思考,人與非人之間的依存也挑戰著道德限制。

「我們希望通過對這些問題的思考,能夠讓人們認識到這種非人的『強姦』行為。像轉基因農業、人工授粉和克隆技術,其實無異於強姦。」克諾恩梅爾說。

在動物保護行業中,相似之事也屢見不鮮。

「為了實現人類的願景,動物的性生活被外部技術所控制。人們不過是在強迫非人的動物們符合自己心中的浪漫幻想而已。」

如此看來,人類對自然界的干涉就如同一場大型的壓迫。

「自然戀」的興起,是一種將「生態友好」提升到了全新的層次的性取向,意即:

世界不再是以人類為中心,藉由與自然性交的原始慾望來探討生態問題,

並從中挑戰我們對性愛、性別與色情的理解。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broadlyhelloponyexpress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