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在越來越多人加入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一群中年男士,選擇與沒有生命的充氣娃娃在一起。

充氣娃娃於他們而言遠遠不止性用品那樣簡單,他們為娃娃梳洗穿衣,與娃娃擁抱跳舞。

他們將「她們」當做自己沉默的愛人。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德國攝影師 Sandra Hoyn 在一個網上論壇認識了 Dirk。

因為怕自己會被預判為變態或畸形,Dirk對媒體和攝影師很警惕,

但或許是分享的欲望戰勝了猶豫,很快他跟Hoyn聊起了自己跟Jenny的婚姻生活。

不拍臉,用化名。在意見達成一致之後,Hoyn開始記錄這對夫婦的每一天。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Dirk 的上一段婚姻很不幸福,離婚等等不如意的事情,讓 Dirk 陷入內心崩潰的邊緣,直到他花6000歐元把Jenny 帶回家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圖為 Dirk 正在將 Jenny 抱進浴室。為了方便進出,Dirk 會把浴室門拆下來。

 

現在大約40歲的 Dirk 在家辦公,工作的時候Jenny就坐在身旁,

他會在每個禮拜日給Jenny洗澡,有時還會一起看足球比賽。

在記錄這段婚姻生活的過程中,Hoyn 發現他們的關係不僅僅是一個男人和性愛玩偶,

對Dirk來說,Jenny就是他的人生伴侶。

圖為Dirk在給Jenny做腳底按摩。因為Jenny用矽膠做的皮膚很脆弱,每週日在洗澡後,Dirk會給她按摩和抹上專業爽身粉。
圖為 Dirk 在給 Jenny 做腳底按摩。因為 Jenny 用矽膠做的皮膚很脆弱,每週日在洗澡後,Dirk 會給她按摩和抹上專業爽身粉。

 

在把 Jenny 接回家後,伴著尼爾.楊的《Such A Woman》的緩慢旋律,

Dirk 自己主持了他和 Jenny 的婚禮。(另類浪漫啊~)

婚後的 Dirk 逐漸擺脫了之前的不如意,他跟 Jenny 聊天,細心照顧Jenny。

他一直相信這些Jenny都能感覺到,深信這份愛是雙向的,終有一天她會開口跟他說話。

 

圖為為了不傷害Jenny越來越脆弱的皮膚,Dirk在每次和她親熱前都會仔細的刮掉鬍子。
圖為為了不傷害Jenny越來越脆弱的皮膚,Dirk在每次和她親熱前都會仔細的刮掉鬍子。

Dirk自己也知道這種說法聽起來很牽強,所以有時他也會感到疑惑和迷失,

但他始終認為Jenny來自另一個星球,只是因為那裡的人都跟她一樣,

思想無法跟身體感官相連,她才無法回應自己的愛。

「當我看著她的時候,我覺得她是有靈魂的。」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圖為隨著時間變化,Jenny 的身體已經不完美了。因為矽膠氧化,她的皮膚開始脫落。

和很多同類型的攝影作品所遭遇的情況一樣,剛開始拍攝的時候,Hoyn 不知道該如何看待 Jenny。

但漸漸地,她開始明白Jenny不僅是個性愛玩偶,還是 Dir k的一生最愛。

後來當 Dirk 說 Jenny 該睡覺了,Hoyn 會躡手躡腳降低音量,

甚至有的時候她會想,Jenny 其實是否允許她出現在自己私密的臥室裡。

 

Dirk kŠmmt Jenny die Haare.

 

Dirk 和 Jenny 的生活只在小小的家裡,Dirk 會將燈光調暗,免得讓鄰居看到,

而當有客人來訪的時候,他會把Jenny藏在臥室裡。

甚至連他的前妻和孩子,都不知道Jenny的存在。

Dirk說:「現在我不需要其他女人,不然她會分割我對Jenny的愛。」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圖為 Dirk 正在給 Jenny 的臉做護理。

雖然 Jenny 不說話,但 Dirk 同樣很珍惜跟她之間這種安靜的生活。

經歷過歇斯底里的心理崩潰後,Dirk 更嚮往平靜。

每天,他會花很多時間跟 Jenny 躺著休息。

 

Photo © Sandra Hoyn Dirk and Jenny have a fixed daily schedule. Every evening at 6 pm they are sitting on the sofa watching television.
圖為 Dirk 和 Jenny 也會有固定的日程。每天晚上6點,他們會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是他們在結婚時就約定好的。

 

現在 Dirk 跟 Jenny 已經交往四年了,他希望終有一天能帶Jenny到公眾場合。

他最想跟她跳舞,而他最擔心自己老去後,Jenny 不知道會變怎樣。

「她無法保護自己。她的靈魂好奇、脆弱而不染世俗。她需要我的保護。」Dirk說。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Dirk說:「我不能沒有愛。孤獨會摧毀我的。」

而在旁目睹一切的 Sandra Hoyn,只希望這些照片能打破人們對Dirk這種生活的偏見。

她說:「畢竟,我們都需要被愛。」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Dirk 和 Jenny 坐在電腦前。他們會定期寫blog記錄自己的生活。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跟前妻在一起的時候,為了愛,我總需要像打仗一樣。但跟Jenny在一起不一樣,她讓我真正找到了愛。」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把 Jenny 接回家1年後,Dirk 就跟她結婚了。Jenny 戴著 Dir k送給她的心形項鍊,因為她的矽膠手指戴不進戒指。

 

「Jenny 喜歡穿漂亮衣服。」每個禮拜日,Dirk 都會為 Jenny 洗內衣和假髮。
「Jenny 喜歡穿漂亮衣服。」每個禮拜日,Dirk 都會為 Jenny 洗內衣和假髮。

 

Dirk 在晾曬衣服。
Dirk 在晾曬衣服。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Jenny給了我安全感。我無法想像沒有她的生活。」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Jenny 能夠安撫我的心。她是我最好的治療師。她完完全全改變了我的生活、我的思維模式,我對自由、愛和伴侶的看法。」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Jenny 坐在輪椅上望著窗外。她重50公斤,Dirk 用輪椅帶著她在公寓裡走動。

 

怪癖文化/與前妻離婚後,男子與充氣娃娃結婚只因「她」是一生唯一摯愛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Sandra Hoyn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授權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