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噁心·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不安慎入。

大家有看過岩井俊二的《愛的捆綁》嗎?

女主角因為愛而患上「強迫性緊縛症侯群」,男主角卻只能用繩索幫她緊緊捆起來。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攝影藝術家 Melanie Bonajo 創作了一系列「家居捆綁」的攝影作品,

這組藝術作品既是一種裝置藝術也是一組攝影影像作品,

人體和家具兩者互纏為一體,靈感從自己小時候被父母捆在床上的記憶。

 

Melanie Bonajo 說:「孩提時,我精力充沛,從來不想睡覺。於是我父母便把我綁在床上,希望我可以稍暫停冷靜休息,但是我總是能掙脫出來,即使連帶著整張床墊而還有半張床扯著我。」

 

Melanie Bonajo 說她長大之後的生活目標似乎就是為她所擁有的傢俱服務,

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或者在中間某個地方留下些什麼,

有時候她凝視著這些生活中的細碎物件就定格了,

然後就在想:「到底我什麼時候才能自由地生活,不被這些物品所牽制捆綁,實際上我的傢俱並不多,但我還是經常做夢自己把它們通通燒掉。」

Melanie Bonajo 這一系列照片,可能會喚起人們對於畫面中針對女性暴力施加的強烈反感,

然而本人即為女性的藝術家所要傳達的觀念,其實是對女性​​在當今扮演之社會角色的深刻反省:

所有金錢花費購得的物質資料都變成了女主人公的捆綁者,

人從某種程度而言,被動或更恰當地說是主動地淪為物質的俘虜。

 畫面中的每一位女性都赤裸身體,被傢俱雜物五花大綁,呈現著蜷縮墜落的各種頹然之姿。

相片經過後期加工處理,肌膚的肌理細節被弱化,暈成某種單一像素的片狀組合,

讓人走近看時幾乎可以感到藝術家通過畫面主人公想要表達的內心變化:

焦躁、無望、聲嘶力盡地吶喊卻被扼住喉嚨而發不出絲毫聲響。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visualmelt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