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人對流浪漢的印象就是披頭散髮、蓬頭垢面的,

但是在澳洲墨爾本有一位只給流浪漢剪頭髮的理髮師,

他就是「街頭理髮師」Nasir Sobhani。

Nasir Sobhani 是一位澳洲墨爾本的理髮師,他也曾有著不堪的過去,

Sobhani 過去沉溺於可卡因,每天都要花費 300-400 美元在毒品上,

沉溺於毒品的生活讓他頹廢,他有時也恨這種頹廢的狀態,甚至無法面對自己,

後來他開始嘗試戒毒,成了一名理髮店的學徒。

就在那段時間,有一位清潔工跟 Sobhani 說他已經一個月沒吸食海洛因了,

想換個髮型為自己慶祝一下,

清潔工的母親,在看到兒子煥然一新的樣子後瞬間淚崩,

這個場景讓同樣有吸毒經歷的 Sobhani 感觸很深。

他說:「一次理髮給一個人所帶來的改變是無法估量的。如果我能用自己喜歡做的事來鼓勵別人,或許我就該堅持這麼做。」

於是他找到了一種方式重新開始,Sobhani 每週只有一天休假日,

但他總會在休息那天滑著滑板穿過大街小巷,為有需要的流浪漢免費理髮,

剪髮成為了 Sobhani 的新「毒品」,他從中感受到許多快樂。

這樣一種特殊的方式不僅幫助 Sobhani 繼續與毒品的戰鬥,也鼓勵了許多的人重拾人生,

Sobhani 認為剪髮可以改變許多東西,因此他有一句名言「Clean Cut, Clean Start.」

他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堅持下去,不要放棄,

現在墨爾本街頭轉角遇到的都是髮型帥氣的流浪漢。

28 歲的 Mark,已經大約 10 年沒和親人見面,不是因為毒品,而是因為社會原因而淪落街頭,他已經過了3年的流浪生活了,很需要有人跟他聊聊天,哪怕只是一下子,當Sobhani遇見他時,已經有8~9個月沒剪頭髮,Mark 沒有親朋好友願意協助他,他也想被瞭解、被支持和被愛,需要人們的善意和接納。
這是 28 歲的 Rachel,從 13 歲開始就開始在街頭生活,她的童年生活很痛苦,在 15 歲的時候她開始用毒品來麻痺自己童年的創傷。然而Rachel也想成為一位髮型設計師,只是暫時她只能在街頭討生活,她的兒子 Xavier 目前只有一歲。
30 多歲的Marcel,雖然很多流浪漢都是好人,但是Sobhani掛保證,他見過這麼多人,從來沒有一個人像 Marcel 一樣慷慨且善良的,他有四個孩子但是再也見不到面了,因為幾年前,他的初戀情人也是前妻,帶着孩子們離開他了,在和前妻一起生活時,他們就一起吸食毒品,但是當孩子出生後,他們決定要戒毒。但是因為種種誤會,前妻認為他依然沉溺於毒品,於是帶著孩子憤然出走。這件事對於Marcel是極大的打擊,從此他開始一蹶不振,只有酗酒能夠讓他從痛苦中解脫。
Graham 33 歲,天生就患有腦性麻痺和癲癇,右半邊身體不能正常活動,他因為沒有家人而被迫流落街頭,當他詢問無家可歸的收容所時,卻得到了令人傷心的答案,對方告訴他不能收留他,他也曾去到國家資助的醫療中心,但是高昂的醫療費將他拒之門外,只能流落街頭。
50 歲的 Jen 有 4 個孩子,還有 3 個孫子,但是由於她沉溺於海洛因,她的孩子已經不再理她了,她已經有5年時間沒有打理過頭髮了。Sobhani 雖然不擅長女性髮型,還是耐心的幫助他將打結的頭髮整理妥當,Jen 很喜歡自己的新髮型。
Janko 40 多歲,沒有結婚也沒有子女,他們相遇時 Sobhani 正在替另一位流浪漢剪頭髮,而 Janko 告訴 Sobhani 他也想剪頭髮,之後安靜的在一旁等待,等輪到他時他猶豫了很久究竟要剪怎樣的髮型,希望將頭髮剪的越短越好,因為他不知道他下一次剪頭髮會是哪時候,所以特別慎重。

借一場談話和一個新的髮型,他希望能讓他們如獲新生,有一切從頭再來的勇氣與決心,

現在已經完全不碰毒品的他說:「理髮已經成了我得到快感的新方式。這就是我現在的毒品。」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thestreetsbarberpopsugar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