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噁心·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不安慎入。

女性不應該有情慾,這觀念直到二十世紀初仍很流行,

當時的人認為在性行為中,女人只需滿足男人的性需要,

假如女人要求性滿足,便是淫婦。

現代婦女運動便反對這種長期壓迫女性情慾的觀念,

認為在兩性關係上,女性應該可以與男性有同樣的慾望,

但這種壓迫女性的觀念,至今仍沒有徹底改變,

在很多人的心底,包括女性本身,仍然認為女性在性愛活動中不應主動。

女孩們,我們應該解放對性的老派思想,學會自己滿足自己,

並且了解做愛不只是滿足另一伴的一個行為,更應該讓它成為討好自己的享受。

 

英國 27 歲的年輕插畫家 Polly Norton,筆名 Polly Nor,

她用獨特的畫風顛覆了人們對於女性性愛的認知,

Polly 筆下的女性角色與我們所處的 21 世紀很相似:

愛玩、袒露性感、熱衷性愛、隨心所欲,

比如找艷遇、對著手機自嗨自慰、跟惡魔日日夜夜混在一起,甚至自己成為惡魔。

她喜歡用裸體和柔和的色調來構圖,畫筆下的角色脆弱又強壯,內容充滿張力。

她的每一幅畫都都含有脈動,但又包含適適的諷刺和嘲諷,

且每幅插畫作品的名字都很通俗易懂,

有些會使用網路用語來反映現在是網路世界的世代。

畢業於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 Polly,

年紀輕輕就幫很多世界著名的品牌畫插畫,

而 2015 年 9 月 17 日她也在倫敦舉辦了個人畫展《Sorry grandma》(對不起,祖母)。

Polly Nor 承認自己很迷戀日本的春宮圖,她的畫風或多或少從那些老舊的春宮圖中獲得靈感,

只是東方怪獸與濃妝豔抹的歌舞伎,變成了西方惡魔與搔首弄姿的現代女子。

她平時也是個網痴,手機裡都是別人的自拍和惡搞圖,

還會收集別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分手消息,

這些奇怪的蒐集都是她的靈感來源,放到插畫裡就變成了自黑和吐槽,

比如畫出時下騷女對著手機螢幕獲得快感的現象。

雖然略顯邪惡,但有一股力量,不是雞湯式的灌迷藥,而是負能量的正向爆發。

插畫裡的惡魔形象,也跟她從小的蒐集以及她父親有關,

她老爸做了很多惡魔面具和大型的惡魔木偶,堆滿了工作室,

耳濡目染之下,她也很喜歡萬聖節故事裡的舊角色,還會蒐集過去的惡魔海報和紋身圖案。

Polly Nor 覺得這些美女與惡魔代表了自己的陰暗面

然而,誰沒有陰暗面?

但她將自己的陰暗面畫出來,並賦予它們活生生的形象。

插畫家 Polly Nor 常常在社交媒體上和觀眾們交流互動,

看到有女性觀眾在她的 IG 上留言評論說自己就跟畫中角色一樣,

Polly Nor 會很興奮,因為那些角色完全就是要成為她們。

她對性這件事有獨到的看法,藝術總是離不開性,而 Polly Nor 也嘗試在圖像中探討關於性的話題。

她感覺現在的女孩處一個由男性掌控的社會,學習如何改變,

然而現實社會又在不斷教育女性,性感是可恥和庸俗的,女性努力從中取得平衡,

必須懂得調情又不能太主動,要有性生活但不能太隨便。

這些略帶嚴肅的話題,Polly Nor 通過輕鬆詼諧的插畫,

以及畫中性格的外放的女主角來引發大家思考,

似乎在吶喊著:「我很壞,但我很快樂!」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pollynor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