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過《猜火車》,你應該會對其中英國青年的生活印象頗深。

這部拍攝於 1996 年的電影以愛丁堡的吸毒一代作為主角,

雖然他們生活的地方如同垃圾場,卻自得其樂,

不得不說,這和當時的 Rave 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讓 Rave 文化備受爭議的是違禁藥品文化,無論我們叫它 MDMA,Ecstasy,還是 Molly,

違禁藥品對 Acid House 甚至之後的一系列 EDM 音樂、嘻哈音樂和搖滾樂的發展,

都帶來不可磨滅的貢獻。

當然,也有年輕 Raver 這麼說:「人們通常這麼想,『你經常去參加Rave,你一定磕了很多藥。』我其實並沒有磕過藥,不過我也不是很在乎大家怎麼想我的——因為我是真的很喜歡EDM。」

在 Rave 文化剛剛流行的時候,去參加 EDM 派對的年輕人們稱自己為 Raver,

後來隨著 Rave 文化的普及,很多流行音樂界和時尚界人士也叫自己 Raver。

現在的 Raver 們的屏棄了嬉皮士的放蕩不羈的穿著,他們在去參加 Party 的時候都會精心打扮,

與自己其他 Raver 朋友們結伴而行,表現出自己生活無憂,時尚且社交的一面,

許多 Raver 們都表示擁有良好的教育與工作背景,屬於很有活力的團體。

一本叫做《Activism, History and Having It…》的新書,講述了 90 年代的 Rave 世界,

在追溯歷史真相的同時,為我們呈現了一場激烈的行動主義畫面:

英國 Bristol 顯然已經變成了「Rave 文化、音樂和節日文化的世界」,

這場由於保守黨 1994 刑事司法議案引發的反政治狂歡。

這些年輕人們採取了一切行動去抵制「1994 年刑事司法法案反對 Rave 文化」這項法案,

在他們的眼中,這種反抗不僅是它們的社會責任,更是一種政治責任,

這樣他們才能維持和延續這些他們所熟知的、並且深愛的文化。

1994 年的刑事司法法案對「Rave」的定義也有所解釋:

「Rave」指的是,100多人的聚會,以較高的音量播放音樂(完全或主要表現為一連串的重複性節拍)。這種聚會往往會對當地社區造成嚴重的影響,尤其是在露天場合,或者是晚上。

同時這項法案還規定,警察有權命令人們離開聚集地,具體表現為「準備狀態」(2人以上聚會);「等待狀態」(超過10個人);「進行狀態」(超過10個人)。

無視此法案或在一周內在此返回、聚集,都是犯罪行為,可判處3個月監禁或2500英鎊罰款。

身處 2017,你可能會想到,在都市喧囂的白日結束,

人們紛紛湧入城市的小酒吧或者是夜店,

這裡坐滿了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痞氣十足的小屁孩,

他們聚集在一起,可不是就是在尋找一絲絲的放縱和安慰嗎?

而在 Rave 時代你甚至不用帶一毛錢就可以 High 起來,

隨著時代的變遷,你還能找到一個真正的 Raver 嗎?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wikipediamattkoarchivedazeddigitalobjectslife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