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準備死了,我媽還是不願意來看我一眼⋯⋯」

吸毒者吳桂林最後唯一的心願,只是希望媽媽能夠來看他一眼。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18年前就離開吳桂林的母親林春銀說: 「咦⋯⋯我害怕。」

生命的創造者,卻拒絕了生命終結者的最後一面之邀。

 

12歲那年,吳桂林喪父,母親便帶著兩個弟妹遠嫁深圳,

從此,人生淒風苦雨來時,他只能將對他們的思念,視為穹頂的烏雲。

因為他的聰明能幹,16歲剛過的他開著摩托快艇往返於惠州和香港之間的海域,

靠著每天4趟以上的走私航行販賣海鮮,幾年間已經積聚了200萬人民幣的財富,

擁有足夠享用的金錢後,很快的他就迷失了,開始和白粉睡起覺來。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沉浸在海洛因所帶來的快感懷中遲早是要醒的,吸食海洛因數年間就吸乾了他的百萬財產,

而他的癮卻越來越大了,沒有了經濟來源,他開始偷搶,

開始為了獲取初次吸食時的快感轉而注射海洛因!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直到有一天,上萬個針頭扎的他身上無處可扎;

直到有一天,他小腿皮膚潰爛;

直到有一天,他腿部大動脈爆裂,血噴了一地,

他驚恐的倒在了地上,開始向路人求救!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醫護人員和警察最終趕到了,一起把他帶到醫院救治,

但是人事可悲,只是幫他止住了大動脈的局部傷口,而沒有對他進行一個整體的治療,

醫院說,我們能力有限,當救人的醫生這樣說的時候,

就好像在對你說:「對不起,我們治不了你!」

這也正式給吸毒者吳桂林下達了死亡通知。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吳桂林被人發現倒在惠東街頭,他靜靜地看著現場的警察和醫護人員討論如何救助他。

 

出院後的吳桂林回到了老家,在斷壁殘垣的祖屋中,

他開始反思,反思這些年的所做所為,是海洛因讓他一無所有,是海洛因讓他生命殆盡,

他雖然沒有大的情緒波動,但其實他是很恐懼的。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24日,吳桂林從醫院回到了家中等死,手腕上仍留著醫院的標識帶。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在醫院表示無法治療之後,吳桂林回到了殘敗的家中,靜靜度過最後的日子。

街道辦事處或者好心人會時不時過來給他送點飯或香煙。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24日,吳桂林席地而坐,不遠處放著一碗他吃剩下的米飯。在家中等死的這段時間裡,常有街道辦、鄰里街坊和「道友」給他送飯。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24日,吳桂林在地上點燃了蠟燭,抽著街道辦工作人員給他的香菸,發著呆。

 

 

毒癮快要發作了,雖然吳桂林很平靜,那只是他在忍受,這種痛苦會越來越擴大,

那種痛苦是萬箭穿心就像用鹽醋往皮膚潰爛處撒一般的痛!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毒癮發作哀嚎聲響遍了整個屋內,吳桂林痛苦萬分,顯得十分憔悴,

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可是太難受了,

手裡的香煙一根接一根,仍是無法緩解身上的痛楚。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24日下午天氣悶熱,吳桂林又一次收到了「道友」送來的毒品,他說現在注射毒品只是為了緩解身體的疼痛。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聽到了吳桂林的哀嚎,*道友還是把自己的海洛因白粉和針頭送給了吳桂林,

而吳桂林駕輕就熟的搖晃均勻開始注射,但是他卻再找不到注射的位置了。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吳桂林用污濁的雙手捧著一支帶有血跡的針管,他說自己這輩子到底毀在毒品上了。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26日傍晚,吳桂林點上了蠟燭,趴在蓆子上開始記錄他最後的時光,他說想以此告誡其他人不要再誤入歧途。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5月10日,吳桂林死去的幾天後,他最後時光棲息的祖屋內,留下了一條牛仔褲和幾支針管。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5月10日,吳桂林死去的幾天後,他最後時光棲息的祖屋內,留下了一條牛仔褲和幾支針管。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5月10日下午,惠東殯儀館,幾名工作人員打開了45號冰櫃,吳桂林安靜地躺在裡面,頭髮凌亂。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5月10日,即吳桂林逝世幾天後,他臨終寫下的日記仍留在破爛祖屋內。

 

邊緣文化/吸毒者吳桂林一生最後的19天,用生命來告誡世人毒品帶來的地獄 1

4月18日至5月6日,南方沿海雨季漫長,

惠東老縣城的一間祖屋,記者用19天時間,見證了吸毒者吳桂林的生命最後一程。

 

*註:廣東香港等地喜歡把吸毒者叫做道友。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nddaily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授權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