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Hop 起源於七十年代,工業化晚期的紐約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黑人及拉美人青年社群,題材大多是他們不被主流社會關注的貧困生活、不平等待遇,又或是同儕之間自吹自擂的口頭較勁。
Hip Hop 起源於七十年代,工業化晚期的紐約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黑人及拉美人青年社群,題材大多是他們不被主流社會關注的貧困生活、不平等待遇。攝:imaginechina

自 LMF《大懶堂》大碟在香港樂壇一鳴驚人,Hip Hop 音樂總算開始大眾化,亦不再流於數白欖(數來寶)。後來短短數年,本地無論主流或獨立 Rapper都相繼湧現,首當其衝如 MasterMic,有留意香港電台《頭條新聞》的觀眾,應該不難發現 MasterMic 為節目創作不少諷刺時弊的 Rap。從他 Facebook 經常直播的 freestyle session,足見他功架十足。然而除了 feature 其他知名歌手或組合,他在主流若要以個人名義發展,現時唱片業卻沒有容身之處。

同一時間,獨立 Hip Hop scene 卻愈見振奮。獨立廠牌「撒野作風」(Wild$tyle Records)創辦人兼 Rapper YoungQueenz 連續兩年在 Clockenflap 音樂節演出,帶着 Trap music(源於美國亞特蘭大的 Hip Hop 分支),以分身「御宅Mobb」Rap 出充滿毒品、電玩,厭世又沉溺的〈水原希子〉,作品原創性和個性都屬本地罕有。

七十年代,工業化晚期的紐約南布朗克斯黑人及拉美人青年社群,開始聚集社區內各人的家中派對,他們藉着 DJ 播放中的音樂進行即興演講(Impromptu Toasting),題材大多是他們不被主流社會關注的貧困生活、不平等待遇,又或是同儕之間自吹自擂的口頭較勁。

要了解 Hip Hop 為何受全球青少年崇拜,先要追溯它的起源。七十年代,工業化晚期的紐約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黑人及拉美人青年社群,開始聚集社區內各人的家中派對,他們藉着 DJ 播放中的音樂進行即興演講(Impromptu Toasting),題材大多是他們不被主流社會關注的貧困生活、不平等待遇,又或是同儕之間自吹自擂的口頭較勁。當時 Hip Hop 界分別有 DJ Kool Herc、Grandmaster Flash 和 Afrika Bambaataa,人稱「三位一體」的先驅,他們發明及改良了 Backspin 和 Scratching 等打碟技巧,參與了定義 Hip Hop 音樂風格的過程,後者更憑 Hip Hop 音樂和舞蹈團結黑人、化解街頭黨伐干戈。

Bambaataa 創建的組織 Universal Zulu Nation 明志是為黑人「尋根」,結果成功將貧民區幫派統合,並轉型成為同胞充權的文化關注組。在這背景下,作為宣傳工具之一的 Hip Hop 因為有着強大生命力、臨場發揮及與調侃觀眾的趣味,加上 Wild Style(1983)等相關電影廣傳下,逐漸受到更廣泛的注目。

然而從以上脈絡觀察,Hip Hop 主題充其只是嘻笑怒罵、諷刺時弊,正面形象跟毒品和街頭暴力大相逕庭,何以會被批評荼毒青年? 這與九十年代 Gangsta Rap(幫匪說唱)興起密不可分。

經主流定調後,年青 Rapper 要憑 Gangsta Rap 以外的 demo 入行,基本上都不會得到唱片公司認可,知名 Rapper/製作人 Kanye West 亦曾因出身及歌曲「不像街頭小混混」,而被唱片公司拒諸門外。

據 Harvard Political Review 文章指出,如此突如期來及題材單一的範式轉移,實乃主流唱片業的營銷手法,甚有騎劫原來文化之虞。作者解釋,當 Hip Hop 最初以獨立唱片公司冒起時,主流唱片業一致看淡,而且認為備受貧窮黑人追捧的風潮必會消退。直至組合 Sugarhill Gang 的 Rapper’s Delight(1979)登上歐美各國流行榜榜首,業界才驚覺 Hip Hop 的廣泛受眾和市場潛力,隨後美國的六大唱片公司開始收購獨立廠牌,出版歌曲開始傾向透過渲染暴力和販毒,歌頌男子氣概。

另一方面,同樣對 Hip Hop 存疑的 MTV 頻道自首播新節目 Yo! MTV Raps(1989),始發現除居住舊城區的黑人外,近郊的中產白人青少年也喜好 Hip Hop,更佔總受眾多達四成。有見及此,原關注黑人社政地位的 Rapper 和廠牌被邊緣化,被挑選而商業化的, 就由描述黑人社區生活,演變成炫耀從事不法勾當得來的財富和權力。經主流定調後,年青 Rapper 要憑 Gangsta Rap 以外的 demo 入行,基本上都不會得到唱片公司認可,知名 Rapper/製作人 Kanye West 亦曾因出身及歌曲「不像街頭小混混」,而被唱片公司拒諸門外。

無獨有偶,Gangsta Rap 風格及其對黑人的社會定型,影響遍及美國本土以至全球的青少年聽眾。美國社會方面,保守人士和組織批評已成 Hip Hop 主流的 Gangsta Rap,稱其鼓勵犯罪、煽動幫派暴力鬥爭,這包括著名黑人諧星 Bill Cosby。然而在國外,Gangsta Rap 卻成為外地人理解黑人文化的橋樑。例如在日本,Hip Hop 反叛、絕不妥協的形象大受企業廣告界歡迎,文化挪用(Appropriation)的情況相當普遍,亞洲青少年也會以“Homie”、“Nigga”一類街頭俚語相稱,以及作鬆身闊袍的 B-boy 打扮。Hip Hop Japan 作者 Ian Condry 就認為,雖然暴力、毒品、歧視女性的意識在 Gangsta Rap 十分明顯 ,但亞洲青少年接收這種文化時,大多只關心黑人表面形象而對歌曲脈絡、文化歷史不感興趣。換言之,在商業化和全球化的過程中,Hip Hop 失去了反映現實和改變社會的功能,與以往黑人創作的搖滾樂一樣,成為消費主導的文化商品。

雖然 Hip Hop 文化逃不過商業包裝,但隨着網絡發達,近年在主題上變得多元。YoungQueenz 在一篇訪問中就直認,現在的 Hip Hop 文化已不像 Public Enemy (Gangsta Rap年代的地下Rap 組合)般具社會批判視角,反而更聚焦在另類美學、個人與社會關係的主題,保留某些 Gangsta Rap 的元素,一來是致敬,二來是讓歌詞故事更有菱角。

現在的 Hip Hop 文化已不像 Public Enemy (Gangsta Rap年代的地下Rap 組合)般具社會批判視角,反而更聚焦在另類美學、個人與社會關係的主題,保留某些 Gangsta Rap 的元素,一來是致敬,二來是讓歌詞故事更有菱角。

〈水原希子〉歌詞中,除日本名模水原希子外,也有「人類補完計劃」(來自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任天堂、寵物小精靈等象徵日本文化的符號,而御宅族(Otaku)本來亦是形容日本社會獨特的後現代族群,自電影《電車男》得到國際主流關注,在一般香港人眼中形象接近軟弱、無人生目標的「隱蔽青年」。如果細閱歌詞,可發現〈水原希子〉是從御宅族角度,訴說自身與社會的隔膜。在全球化年代,這類創作示範文化如何可被多重挪用,由此填補本土與國際文化的認知落差 ,製造出新鮮如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的體驗。近年以此風格作旗號,並成功打進由本地打進國際市場,有瑞典的 Yung Lean、日本的 KOHH、和南韓的 Keith Ape 等,香港代表「跑出」,也並非沒有可能。

綜觀 Hip Hop 的軌跡,既有偶然和必然,也有無數可塑性。筆者所見,無論學術還是文化都應與時並進,因勢利導,當 Hello Kitty 也已成學術會議主題,Rap 水原希子其實又有何不可?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端傳媒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