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本本地人來說,大阪人與京都人是兩種不同的族群,有着兩種截然不同的待人接物方式。

我在京都遇到的人都很親切友善。這位優雅的婆婆,在京都市北區開設陶藝店,聽到剛巧內進閒逛的我說對京都傳統町家感興趣,竟邀我進店後方的家參觀。照片由林琪香提供

[SITE SEEING] 走到哪,看在哪,看建築,看人文,看風景。

家姑一聽說我們打算搬到京都,立時面露難色:「那你們自己小心點,京都人好難應付啊!」話畢又一如往常瞇眼縮肩哈哈大笑。家姑出生成長在以搞笑著名的的大阪,這時我也分不清她是真的為我們擔心,還是開玩笑。

大阪人與京都人,對我們外國人來說都是日本人,有禮貎、守規矩、說話婉轉、親切而不好親近。對日本本地人來說,卻是兩種不同的族群,有着兩種截然不同的待人接物方式。而且因為處世態度及講話方式的差異,兩地毗鄰,人們卻或多或少有點彼此抗拒。大阪人覺得京都人城府深,很可怕;京都人則覺得大阪人粗俗,很可笑。

在京都市北區開設鐘錶維修店的老先生,見我對他的香鐘(以香枝粉抺作的時計)感興趣,隨即佈置點燃給我看。照片由林琪香提供

 

京都人的「建前」與「本音」

不只是大阪人,大部分日本人對京都人都有兩個印象:高傲和難懂。日語中有所謂的「建前」及「本音」,意指門面說話以及本意,京都人在這方面的切換特別在行,也因此常被日本其他地方的人認為虛偽。舉些例子說明:

一 · 有天,你帶小狗散步,在路上踫到日本鄰居,鄰居跟你說:「你的小狗每天都很精神呢。」(本意:你的小狗太吵了,請你注意一下。)

二 · 你與朋友在家裏開派對,正玩得開心時,門鈴突然響起,打開門看到日本鄰居拿着一大盤沙拉,說:「你們是在開派對吧。我剛多做了沙拉,便想分點給你及你的朋友嚐嚐。」(本意:你們鬧得太大聲,我在隔壁都聽到了。)

三 · 你到日本鄰居家作客,吃過晚飯後,鄰居泡茶,大家喝着茶聊聊天,鄰居見茶喝光了,便對你說:「我再去泡一壼新的吧。」(本意:時間差不多了,你該走了吧。)

相對於此,京都市的居民卻大部分都是從很久以前,就世世代代居於京都市內的,人與人的關係特別緊密

很多日本人對京都人的拐彎抹角都高呼怕怕,不過,對京都人來說,善用「建前」卻是他們重要的禮儀,甚至可以說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日本不少大城市,像東京、福岡及大阪等地的居民,都是在日本其他縣市出生及成長,再到當地就學、就職然後才定居下來,相對於此,京都市的居民卻大部分都是從很久以前,就世世代代居於京都市內的,人與人的關係特別緊密,今天若自己失言,或許就會讓子孫跟鄰居世代交惡,故此,京都人對自己的言行小心翼翼,盡量把心裏的負面說話,化成為關切對方的話語,以免說話太直接,明刀明槍地傷害大家的感情,同樣是京都人的話,從氣氛之中就能讀出當中真正的訊息。日本人重視「空気を読む」,讀空氣,意指觀言察色,要與京都人好好相處,似乎先得培養閱讀空氣的能力。

在船岡山遇到的陌生婆婆,送了我自製的紙娃娃,說要珍惜一期一遇,給我留個紀念。照片由林琪香提供

 

京都人的高傲從何來?

單是從語言用字之中,便能感受到京都的「與別不同」。例如不管是關西腔、福島腔或是沖繩腔,日語中用上「弁」字來描述,唯獨京都腔,不叫京都弁,而叫京言葉。從其他城市往東京,日本人稱為上京,京言葉裏卻沒有「上京」二字。

京都被視為日本文化的生產地,京都人對京都的意識亦大大膨脹,難怪京都人認同東京的行政地位,也普遍無法認同其文化地位。

從當代的使用習慣看來,京是指首都,現在大家熟悉的京都市於794年以平安京的角色誕生,至明治二年(1869年),新政府將江戶易名為東京,並將行政中心遷往東京去,京都才從首都的任務中退下來。京都作為首都的時間比東京長達九百多年,加上在後半的江戶時代(十八世紀中期),人們開始了以消閒為目的的旅遊習慣,京都的古都身份得到認同,國民對此城趨之若䳱,在那期間,民間產業亦開始生產以京都作為品牌的產物。京人形、京都清水燒、京和服、京菓子⋯⋯京都被視為日本文化的生產地,京都人對京都的意識亦大大膨脹,難怪京都人認同東京的行政地位,也普遍無法認同其文化地位。去東京就是去東京,怎會是「上」?

Circus Coffee的渡邉良則先生,仔細教我烘焙咖啡的技巧。照片由林琪香提供

一句話激怒大阪人:你一點都不有趣!

京都人說話婉轉,與之相鄰的大阪,卻以直率自豪。跟新來的同事於餐廳吃飯,同事上廁所上久了,便直接拋出一句:「你去大便了?」其他縣市的人覺得失禮至極的,他們卻不以為然。

大阪人還有一個特質,就是愛將所有尷尬場面化為玩笑,像文首的例子,若鄰居是大阪人的話,說不定會說「你的小狗每天都很精神呢,我也被牠的過度精神感染,快得精神病了。」然後以連發笑聲打完場。電視節目《日本大國民》,曾經在東京及大阪街頭作調查,查問兩地人在同一狀況下,會有甚麼反應。要是被指沒有拉好褲鍊,東京人十居其九都說一定會感到非常尷尬,匆匆轉個身去把褲鍊拉上,至於大阪人卻竟全都嬉笑說:「打開來好通風呀!」大阪人的搞笑特質彷彿與生俱來,若你突然向認識的大阪人揮出空氣刀,他們幾乎百分百會配合你,隨揮刀倒下來,又或是側身閃開再回你一刀。在聚會之中,大阪人視搞笑與炒熱氣氛為自己的責任,也是他們引以為傲的技能。要傷害大阪人的心,就說句:你一點都不有趣!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侮辱了。

著名的吉本新喜劇的舞台演出,自1962年起便於每個周六中午都會在電視上播放。可能因為自小耳濡目染,幽默感不請自來。

有說大阪人此一集體個性,跟大阪自古以來都是商業城市有關,因為做的都是買賣生意,尤其重視與客人的親密友好關係,有時玩笑開過頭,在其他縣市的人看來,就有點沒規沒矩。另一方面,我想於1912年在大阪創業的製作及經理人公司吉本興業(現已更名為吉本Creative Agency)也影響深遠,吉本興業培育的藝人,如明石家秋刀魚、笑福亭仁鶴等在電視上極為活躍,早前一炮而紅的搞笑組合8.6秒Bazaakaa及とにかく明るい安村(無論如何都開朗的安村)等都來自吉本旗下,著名的吉本新喜劇的舞台演出,自1962年起便於每個周六中午都會在電視上播放。可能因為自小耳濡目染,幽默感不請自來。

當然,以上所說的,其實都是大眾對京都與大阪人的刻板印象而已。我所認識的大阪人著實多是幽默好玩的,而京都人也十分親切友善。了解國民性,我只當作是自娛,當帽子扣得上異國朋友頭上時,心裏微笑「果真如此」。交友始終是對人不對國的事。

京都市的居民大部分世世代代都居於京都市內,人與人的關係特別緊密。照片由林琪香提供

 

© Source/ 端傳媒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相關授權合作指南,請前往 瞭解更多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