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觀馬來西亞的藝術史,很難找到一條清晰的敘事脈絡。英殖民時代的南洋華人社會是處身沒有美術創作的時代。19 世紀末期到 20 世紀初期,南洋華人因殖民地經濟起飛,才開始從事工藝美術並同期間接納出現的西式美術教育如印象派、後印象派、野獸派、立體主義等的概念,構築了今日馬來西亞華人藝術多線平行發展的面貌。而大概 20 世紀 90 年代開始,高度發展的日本漫畫以及因電視突飛猛進的發展而被搬上螢幕的動畫,對於南洋華人社會,尤其 80 後出生的青年藝術家,有著深遠的影響。

12510240_941501102565993_7344306145721191952_n

王心如(譯音 – Ong Xing Ru)是個 80 後的馬來西亞華人當代超現實主義青年藝術家。除了因 20 世紀高度發展的日本動慢畫而深深影響著心如的藝術風格,布拉克與畢加索的立體派藝術也非常深受她的喜愛。在她的作品裡可以看見她大量運用立體派風格創作-強調曲線及幾何形式排列組合所產生的美感,並在當中穿插著如動漫般可愛的角色,完全毫無違和感。王心如近期的一系列溫暖及豐富的貓咪作品得到了許多當地藝術家評審的青睞並贏得了馬來西亞新人藝術大獎,還因此辦了個人「夢中世界 Dream World」畫展。可愛的貓咪們當然是畫展中的主角。

1936509_934866456562791_5612199587661163349_n

王心如一系列的貓咪夢中世界作品,雖看似可愛,顏色又鮮艷紛繁,但其實所有的作品都在反映著她心靈深處的掙扎與探索。貓咪代表著「局內人」,也就是她內心的世界;而人類則扮演著「局外人」的角色,也就是社會的體系,時時刻刻試圖窺探著內心世界的貓咪們。

str2_ttshowcase_ma_1_ong
「Day and Night 日夜」

「日夜」詮釋著日日夜夜不停地重複又重複的日子;只有不停地去探索、學習及聆聽, 才能跳出這重複性的時間循環。

 

12471633_939007396148697_6098846396023382522_o
「Touch 觸摸」

在心如的世界裡,萬物的一切皆由愛和恨而生。她在「觸摸」裡試圖表達所有一切都是有一體兩面的事,不管是哪一方,僅僅觸摸都有任何可能會銷毀任何一方。

 

「Unfreedom 不自由」

在真實與想像之間不斷交替和穿插的「不自由」,讓人憂傷,心如內心的掙扎希望能創作如詩一般的作品。

 

「Exit 出口」

內心的貓咪們急尋「出口」,但局外人卻靜觀其變, 毫無想幫忙的意思。

 

「Beautiful World 美麗新世界」

毫無地心引力的「美麗新世界」猶如毫無約束的自由及靜止的空間,可以任意開心跳著舞。

 

「Shadow 陰影」

總是在扮演著不同角色,但只有自己的陰影,才是最真實的自己,從為改變。

 

_MG_4679
「I Tell You … 讓我告訴你 …」

貓咪喜愛吃魚,而魚在心如的畫裡就代表著慾望。盡管手裡握得已經非常足夠,但心靈更深處或身旁的人總會不斷告訴你不夠不夠,前面的魚比你手上握得還更值得。

 

Untitled-Ong-Xing-Ru
「……」(無語)

貓咪和魚之間的慾望關係。雖然作品裡貓咪們毫無表情,但眼神只要對上了魚,就會迫不及待地跳上去並叼走。這是貓咪們原本的天性,也是它們最根本的慾望。人就如作品裡的貓咪般,也在真實世界裡不停地追求最根本的慾望並試圖讓對方陷入困境。

 

如漫畫角色般可愛的貓咪們,往往讓觀賞著忽略了王心如真正想表達的內容。這位 80 後的藝術家,如同普通的青年們一般,每天都正與社會的期望和慾望不停地掙扎及探索,尤其生長在對文化藝術不重視的發展中國家並把文化藝術工作者視為異類的社會。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