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可能含有部分血腥·犯罪·恐怖·性描寫等重口味內容,請讀者斟酌閱讀。  

Chelsey 是Seeking Arrangement上眾多的sugar baby之一。攝 : Hai Zhang/端傳媒
Chelsey 是Seeking Arrangement上眾多的sugar baby之一。攝 : Hai Zhang/端傳媒

「世上沒有真愛。」

説這話的人,創建了一個年營業額3000萬美元的約會網站帝國。

「我指的是,沒有那種一見鍾情、小鹿亂撞的『真愛』。」他把雙手放在胸前,誇張地抖動了幾下,模仿心跳的樣子。

「真愛,是窮人發明的概念」

他叫Brandon Wade。今年45歲,髮線有些後移,高而瘦,平時常穿樸素的格子襯衫和牛仔褲,戴着一副灰框眼鏡。不認得他的人或許很難想象,這個帶着書呆子氣、其貌不揚的男人,一手創辦和經營多個被認為有拉皮條之嫌的約會網站——

Seeking Arrangement,專為出手闊綽的乾爹(sugar daddy,粵語「契爺」)和接受包養的糖寶(sugar baby)牽線搭橋;Seeking Millionaire,男性用戶全是百萬富翁;Miss Travel,專為男性資助女性用戶免費伴遊;What’s Your Price,明碼標價拍賣約會;Open Minded供尋找3P、4P的對象。

其中,推廣包養關係的Seeking Arrangement營利最高。成功富有的乾爹願付禮金、禮物,與年輕性感的sugar baby約會。目前,網站有約400萬sugar baby以及120萬註冊乾爹,遍布世界139個國家,其中25%乾爹已婚。

「所謂真愛,是窮人發明的概念。」在Wade看來,窮人容易墜入情網,但只有富人,才能輕而易舉、變着花樣地表達愛。

「真正的愛情,是為對方解決問題,各取所需。」他狡黠一笑。

「你好好讀書,以後成功了不愁沒有女朋友」, 網站的核心概念,來自於30年前媽媽給情竇初開的Wade的一個忠告。

Wade出生在一個新加坡華裔家庭,中文名字叫魏立,取「獨立」的意思。他從小就是尖子生,曾獲奧林匹克比賽大獎,高中畢業後考取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物理系。但這個資優生有個難言之隱:對追求女生一竅不通。

Brandon Wade在回家的電梯裏。在2008年美國地產泡沫爆破前不久,沿賭城大道建起了很多城市風格的豪華公寓樓。Brandon的公寓就在一棟這些於2006年到2007年間建起的樓裏。攝 : Hai Zhang/端傳媒
Brandon Wade在回家的電梯裏。在2008年美國地產泡沫爆破前不久,沿賭城大道建起了很多城市風格的豪華公寓樓。Brandon的公寓就在一棟這些於2006年到2007年間建起的樓裏。攝 : Hai Zhang/端傳媒

17歲時,Wade計劃對心儀已久的女同學表白,卻在女孩面前栽了一個大跟頭。「我起身的時候,還不小心踩了她一腳!」他站起來後,臉好像燒紅的鐵塊,又紅又燙。存蓄多時的勇氣,只夠供他説出語焉不詳的「我很害羞」。女孩全程都在大笑。「從此以後,每次遠遠看到她,我都掉頭跑。」

碩士畢業後在科技公司謀得高薪厚職的Wade,情路依然不順。一不做二不休,為了幫自己找女朋友,他在2006年自創了以包養為主旨的約會網站,成為了第一個註冊會員。

「你不覺得這很符合亞洲傳統的約會文化嗎?男人負責寵愛女人。」Wade説。

「你一共交往過幾個sugar baby?」

「太多個了」,他神祕一笑。

「我很開心,但我還想要更多」

25歲的Chelsey留着金色卷髮,妝容精緻,穿着露出一截肚臍的緊身小背心和開衩短裙。她第一次聽説sugar baby這個名詞還只是在一年前。「我當時覺得,這聽起來好奇怪啊!」Chelsey甜笑着説。

然而,她很快上了癮。「我試了第一次,之後就停不下來了。」

那次,她陪一個紐約乾爹吃了頓晚飯,回到家後打開手包,發現裏面多了1000美元。在當sugar baby前,她曾在餐廳當侍應生,時薪為八美元。

Chelsey與乾爹們約會的這一年,收到約25萬美元的包養津貼,她用這筆錢還清了大學學生貸款。

據統計,美國2015年的大學畢業生中,有超過七成背負學貸,平均貸款達35500美元。Seeking Arrangement註冊的sugar baby中約有140萬人是女大學生,她們每月平均收到價值3000美元的禮物和津貼。

「當sugar baby,向學貸説拜拜」是Wade團隊重點推廣的營銷策略,她們中不少來自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名校。

「我很開心,但我還想要更多。」Chelsey又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如今,她正在緊鼓密鑼地籌備自創時尚服裝品牌。「我的品牌將走Kardashian(卡戴珊,美國電視真人秀主角)風,好幾個乾爹在幫我,將來會在拉斯維加斯和加州開店。」

根據網上流傳的一篇名為「Sugar baby黃金法則」的文章提醒:永遠要備有Plan B(後備計劃),不能只仰賴包養津貼過活。

Chelsey同時和多個Sugar Daddy約會。按照她的話說,這已經超過了一個全職工作。攝 : Hai Zhang/端傳媒
Chelsey同時和多個Sugar Daddy約會。按照她的話說,這已經超過了一個全職工作。攝 : Hai Zhang/端傳媒

現在的Chelsey同時和12個乾爹約會,從30到60歲、從醫生到金融、房地產業、賭業、餐飲業商人皆有。她一度同時跟三個叫Todd的乾爹約會,發手機信息時,還曾一不小心搞錯了。「幸好他們沒察覺。」Chelsey邊説,邊伸手遮住笑開的嘴。

對於那些已婚的乾爹,Chelsey會特別注意,從不主動聯繫他們。「已婚的通常不需要太多關注,只想有個漂亮女孩,不時陪他玩一玩。」「Sugar baby黃金法則」第七條,切忌黏人,保障乾爹隱私,絕不在社交媒體上曝光關係。

對於有意包養的各路乾爹,Chelsey幾乎來者不拒,已婚、外貌醜、年紀大都不是問題。「只有個性奇怪、酗酒、第一次約會就要上床的人,我再也不見。」

是為了尋找愛情嗎?

Wade説,他的網站有嚴密的用戶過濾及舉報機制,騷擾他人和企圖賣淫的惡性用戶會被清除。他在烏克蘭的分公司負責用戶身份驗證,每張上傳的照片和每句個人簡介,都有真人審閲。分公司辦公室牆上掛着一名上了黑名單的美國男子照片。據説,他付不起承諾的包養金,卻又沉迷和sugar baby約會,鬧出許多金錢糾紛。他多次在網站上註冊分身,又反覆被除名。

Wade辦公室裏的一個角落。攝 : Hai Zhang/端傳媒
Wade辦公室裏的一個角落。攝 : Hai Zhang/端傳媒

「這個網站是一個工具,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可以説它危險,也可以説它有用。」Wade和下屬們面對關於包養關係中尖鋭的倫理問題時,都給出了同樣的標準答案:「關鍵看你怎麼使用這個工具。如果你錯誤地使用它,我們就會將你踢出網站。」

企圖以性愛交換金錢報酬的女子也會被踢出該網站,然而,這個過濾網似乎並非天衣無縫。2013年,一名51歲的Google高管「乾爹」在自己的加州私人遊艇上暴斃,陪伴在旁的26歲sugar baby被控曾為他注射海洛因,並在他對毒品產生負面反應時沒有報警求救,而離開現場。經調查,該女子是職業應召女郎。

Chelsey不認為自己的行為與賣淫劃等號。「我和在經濟上幫助我的男人約會,就像人們交男友似的。同時和多人約會?很多人都這樣做。」Chelsey的臉上又綻開甜美的笑容。在她看來,在一般的情侶關係中,女方也常會接受男方為晚餐與旅行埋單、以鮮花和禮物獻殷勤。

「當然,我把這些帶到了一個極端的層次。」在Chelsey與12個乾爹的金錢輸送包養關係中,性關係也是一環,因此,賣淫和約會的界限變得模糊。

Chelsey説,自己沒有和每個乾爹都發生性關係,且性愛並無涉及金錢交易。「如果我跟他們上床,那是因為我想跟他們上床。」這些乾爹不曾以金錢作為發生性關係的獎勵,但會送她性感內衣作為禮物。Wade則一再強調,發生性關係並非約會中必然發生的事,應是兩個成年人兩廂情願的決定。

雖不認為自己是妓女,但Chelsey坦然承認自己愛財:「我就是拜金女(gold digger),不覺得這有什麼可恥的,」Chelsey收起之前的笑容,冷靜地説,「我很開心,男士們也很開心,雙贏。」

「同時涉及性和金錢,並不代表這就是賣淫。」Wade曾在一個美國熱門談話節目中為旗下的包養型網站辯護,卻引來現場一陣噓聲。他的網站在美國飽受批評,「大部分針對我們的報導都是負面的。」不僅sugar baby被推到風口浪尖,多金乾爹也被指責用錢收買愛情。

人們在這個約會網站上註冊,是為了尋找愛情嗎?「每個sugar baby的最終目標,都是和一個sugar daddy結婚。」Chelsey這樣為sugar baby們辯護。然而,在端傳媒聯繫的網站註冊乾爹中,沒有一個願意受訪。

Wade表示,很多人在他的網站上尋愛。即便有些人原本只是想玩玩,愛情的化學反應會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生。他説,不少在該網站上相識的情侶最終步入婚姻。「但如果你只是為了找個人結婚,去註冊eHarmony吧。」

你標榜外貌,我標榜財富

美國主流約會網站eHarmony號稱每天有542對結婚的新人,是通過eHarmony相識的。每一個註冊用戶需回答關於性格、個人習慣、理想對象的大量問題。網站成立15年來,共促成兩百萬對新人,且離婚率僅為3.86%,遠低於美國約30%的平均離婚率。eHarmony 2014年營收2億7500萬美元,是Wade旗下五個網站營收總和的近十倍。

全世界最先開發約會網站的InterActiveCorp集團,如今佔美國約會網站市場份額最高,達21.8%。旗下的Match.com、Tinder、OKCupid等網站,除了供人尋愛,也因強調用戶外貌,被認為是尋找一夜情對象的工具。其中,Tinder的app頁面設計簡約易明,只顯示用戶照片、名字和年齡,如果瀏覽者對此用戶不感興趣,只要向右劃,此頁面就不會再出現。反之,就向左劃,若對方也同樣感興趣,雙方即可開始對話。擇偶就需指尖一劃,不足一秒即可完事。

Wade早年嘗試過不少約會網站,甚至光顧婚戀中介,通通無功而返。「我的比較優勢是事業與身家。」但在以顏值為先的傳統約會網站汪洋中,相貌平凡的他被一劃即過,沉入海底。「所以我才要設計以收入為中心的約會網站。」Wade説。

他還獨創了驗證乾爹資產、收入的功能,若乾爹用戶能出具税單、房產證等有效文件來證明其在網站上申報的年收入和淨資產屬實,他們的賬戶就會添上一個鑽石圖標,成為網站重點推薦的鑽石俱樂部成員。

Chelsey堅持,真愛是結婚的必要條件。她曾經拒絕好幾個事業很成功、但「有點奇怪」的乾爹的求婚。「我和他們沒有化學反應。」她説,未來的丈夫不一定要很多錢,只要上進、有目標。「我要成為成功女人,不依附未來的另一半。」

然而,在事業剛起步的現在,她不介意攀附幾棵搖錢大樹。Chelsey把被包養當做人生的跳板。「多認識成功男人、旅行、讓自己的商業夢想成真。」

「將包養關係成效最大化」,是Sugar baby黃金法則的第八條。剛開始當sugar baby時,Chelsey享受吃喝玩樂,也不怎麼存錢,現在她更看重的是,乾爹們給她事業上的幫助。

Brandon Wade團隊的公關經理展示其中一個SugarBaby在推介活動時的照片。攝 : Hai Zhang/端傳媒
Brandon Wade團隊的公關經理展示其中一個SugarBaby在推介活動時的照片。攝 : Hai Zhang/端傳媒

「這就像一個交際網一樣。」 Wade説,有些交往沒有迸發浪漫的火花,也可轉而成為朋友。

Chelsey沒有交男友,對正在交往的乾爹,通通沒有戀愛心動的感覺。對她來説,這或許更像是一份不牽扯個人感情、只限演戲和陪伴的工作。「我每天都在打這份工,和乾爹聊天。」Sugar baby黃金法則第二條,做好本分工作,保持耐心。

她自詡,「能跟乾爹們有深度對話」是她成為受歡迎sugar baby的最重要原因。「他們可不喜歡只愛派對、膚淺的女生。」

除了及時回覆乾爹們的信息,Chelsey的工作內容還包括,和乾爹共進美食、小酌,甚至陪上健身房。她也和乾爹度假,每個月都要「出差」幾回,去過巴哈馬群島、夏威夷、紐約、西雅圖等。Chelsey説,她旅行時不會和乾爹們同房,但偶有例外。「如果遇上我很喜歡、約會過多次的乾爹,我曾經跟他們共度良宵。」

她在網站上的自我介紹頁面寫道,她尋找「沒有交易費用」、不嚴格受限的互惠關係。她形容自己是「具冒險性、健美、自然、會調情的」,一個尋找更快生活節奏的小鎮女孩。

今年五月,她從地廣人稀的蒙大拿州家鄉小鎮搬到了紙醉金迷的拉斯維加斯,因為「這裏是美國的乾爹首都」,方便她接待從世界各地來賭城消遣、公幹的乾爹。採訪結束時是晚上九時許,賭城的夜晚才剛剛揭開帷幕。她踩着高跟鞋匆匆消失在炫目的夜色中,去約會一個專程來看她的迪拜乾爹。下週,Chelsey還會陪他到加勒比海度假。

大陸、香港與台灣的乾爹們

據估計,美國共有2500個約會網站,每年創造24億美元營收。今年9月的一項調查發現,約五千萬美國人曾經用過約會網站。全球範圍內約有15000個約會網站,類型包羅萬象,絕大部分以地理位置、種族、興趣、宗教、性取向、職業分類,還有吸引特定政治傾向會員的約會網站。包養、偷情型網站是其中一個分支。

今年6月,偷情約會網站Ashley Madison用戶資料外泄,引起軒然大波。Wade在旗下每個網站的首頁都放上啟示:「我們注重你的隱私,所有賬戶資料都會經過加密處理。」儘管如此,許多網站會員還是只上傳不露出臉部或打了馬賽克的個人照片。

Seeking Arrangment的搜索功能提供多項條件,除了外型、年齡、菸酒習慣、婚否外,用戶還能篩選乾爹年收入、淨資產和其願意提供的津貼金額。

端傳媒記者以地區及淨資產搜索,發現分別有1371個中國大陸地區乾爹、50個香港乾爹和178個台灣乾爹,聲稱自己的淨資產超過100萬美元。

其中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男性用戶的個人介紹內容是:當年你挑我,現在我挑你。

該網站中文版「甜心有約」目前有約15000名乾爹和37000名sugar baby用戶。男女性用戶數量比例約為1:2.6。中國乾爹的平均年收入是26萬美元,每月願提供的平均包養津貼約為15000元人民幣。中國sugar baby和乾爹的平均年齡分別為24和34歲。 Sugar baby可免費使用網站,乾爹需每月繳費至少70美元,若選擇更貴的套餐,網站還會重點推薦其頁面。

最近這些年,拉斯維加斯的亞裔人口增長很快。中國遊客和移民的數量增長迅猛。攝 : Hai Zhang/端傳媒
最近這些年,拉斯維加斯的亞裔人口增長很快。中國遊客和移民的數量增長迅猛。攝 : Hai Zhang/端傳媒

「中國女生應該跟我媽媽説的一樣,希望交往經濟能力強的男士。」Wade覺得,包養概念在中國不會水土不服,反而是順應傳統,正如他的家庭中,父母自從結婚後,就由爸爸定期支付媽媽家用。

「甜心有約」目前年營業收入超過一百萬美元。Wade十分看好中國市場,他預期大中華區的營業額在一、兩年來將會增至一千萬美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他認為,經濟充裕、追求光鮮亮麗生活的中國Chelsey們越來越多,他的生意大有可為。

「每個人都想過卡戴珊的生活。」Wade説。

網站亞洲區的公關主任Vincent Liu坦承,網站的約會模式源自美國文化,而中國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底藴和社會結構。「但無論中國還是美國,人們都有情感需求。」他説,中國早已存在相同概念的、定位更為敏感的網站,而「甜心有約」的優勢是「安全可靠」、「高端交友」。

如今,在百度上搜索「包養網站」,會得出679萬個相關結果,包括「包養網」、「情人網」等。在「郭美美事件」後,「乾爹」、「乾女兒」變了味兒的新含義更是路人皆知。

Wade的家人似乎從未質疑過他這盤生意,當初給他愛情忠告的媽媽,鼓勵他面對外界的批評,並要求Wade的妹妹入讀名校,因為那樣才能認識有潛力的男士。

Wade的妹妹也曾是網站的sugar baby,如今協助公司開發大中華市場,還轉而成了包養男生的sugar mummy。接受端傳媒採訪時,Wade掏出手機,展示妹妹與一個壯碩年輕的男士約會時的合照。

Wade的爸爸對此也沒有異議,他認為網站的包養概念無可厚非。「每個人都想更成功、有錢和漂亮的人交往,只是很少人願意承認。」

他同樣看好中國市場,認為道德觀和婚戀觀也會演變,不會成為包養約會網站長期發展的障礙。「舊思維如果不能適應當今世界的新生活方式,就沒有必要死守。」這位74歲的父親説:「以前中國的婚姻還都是父母包辦呢,甚至孩子還沒出生就把婚事定下來了!」

「在意金錢、誠實地説出自己想要什麼、願意付出什麼的人,我會推薦他們用我的約會網站。」Wade説,在美國,金錢問題是夫妻離婚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在他的網站上,約會雙方一開始就攤開來談金錢問題,未雨綢繆。在他看來,這樣的約會方式,是為出手大方而生性害羞的男士量身訂造。

「如果在二十年前就有這樣的工具,或許我當時就不會那麼孤單了」,Wade説。

還是那個宅男

Wade對拉斯維加斯的燈紅酒綠興趣缺缺。下班後,他通常會直接回到他居住的高級公寓,癱坐在鬆軟的沙發上,面對着巨大的電視屏幕,看看新聞和劇集。有時,他會打開落地窗,獨自靠在陽台上發呆,俯瞰夜色中的車水馬龍,感歎:「喔,外面還有人,不是只有我一個。」除此之外,這裏的五光十色似乎與他沒有絲毫關係。

Brandon Wade的公寓俯瞰拉斯維加斯著名的賭城大道。攝 : Hai Zhang/端傳媒
Brandon Wade的公寓俯瞰拉斯維加斯著名的賭城大道。攝 : Hai Zhang/端傳媒

Wade平常不在賭場、酒吧、秀場流連,生活中家與公司兩點一線。被問到在休閒時間有何消遣時,他思考了片刻,説:「工作。我旅行的時候也在工作。」接着突然靈機一動:「喔!還有去健身房。真的就是全部了。」

Wade選擇拉斯維加斯為公司總部所在地,純粹是出於税收和租金低廉的商業考量。他後來才察覺,企業和「罪惡之城」拉斯維加斯的文化也挺契合的,不會鶴立雞群。「我們不是這個城市中最罪惡的生意。」Wade最喜歡拉斯維加斯是個不夜城,半夜餓了,能在通宵營業的餐廳填飽肚子。

他的客廳裏散落着雜物,餐桌上有午飯吃剩的中式快餐外賣,洗碗水池裏放着幾副髒碗筷,廚房流理台倒是一塵不染。卧室裏的雙人床,只有一則的床鋪掀開了。這像是一個單身漢的家。

「最近太太不在,家裏有點亂。」Wade帶着歉意説。曾經的愛情白痴,如今娶了一個比他小15歲的烏克蘭美嬌娘。他終於學會了與漂亮女生打交道,總結出的秘訣是:熟能生巧。他説,被拒絕多了,臉皮越厚,和女生交往時就越自在了。

Sugar baby們曾是他的時尚搭配啟蒙老師。「我們一起逛街時,她們會把衣服往我身上放,『啊這個你穿起來一定很好看!』」Sugar baby還改變了他原本保守的消費觀。「她們跟我説,『這個錢對你微不足道,卻能給我帶來那麼大的快樂。』」Wade説,現在他捨得花錢,但他絕非不負責任地浪費錢。

「我開奔馳,但不是法拉利。我不戴名錶,以後或許會買個蘋果手錶。」除了左手無名指上設計簡單的婚戒外,他手上沒有戴別的首飾。Wade説自己更願意把錢花到「有意義的地方」,包括帶家人到南極旅行,和妻子去加勒比海衝浪,以及供養她在紐約讀時尚設計。他每兩週搭來回八小時的飛機,到紐約探望她,並不時在Facebook發布與太太到米芝蓮三星餐廳用餐的照片。「還沒找到一個乾爹帶妳去吃米芝蓮嗎?」他在內文裏寫。

這是他的第三次婚姻。「我現在的婚姻很幸福。」兩人並不是因包養關係而相識,但與約會網站有關。初次見面時,她來應徵公司的一份工作,Wade是作為老闆面試她。

今年,他新辦了一個叫Open Minded的約會網站,主旨是「讓一個新玩伴加入一對情侶,或兩對情侶共享親密時光」,在開放關係中「合乎道德地出軌劈腿」。

「一夫一妻制已死。」Wade如是説。

他曾在前兩度婚姻中體驗過七年之癢,熱戀時總看到對方光鮮的一面,久了,漸漸只看到負面。在科技改變約會的今日,癢還可能提早到來,變成三年、五年之癢。

創立這個網站,也是為了滿足私慾嗎?「如果婚姻變得無聊,我有可能會加入。開放關係可以解決我曾經遇過的問題。」Wade直言不諱,他跟太太也討論過開放婚姻。「她也很open-minded(開明)。」

他打算明年和太太搬到洛杉磯,開設約會集團全新的辦公室,以及,添個小寶寶。

文/端傳媒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何得到授權?請前往 瞭解更多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