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巴黎的哈姆林港(Rue Hamelin)中看到的艾菲爾鐵塔。
在法國巴黎的哈姆林港(Rue Hamelin)中看到的艾菲爾鐵塔。攝: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法語中的一句“Bonjour”所包含的優雅可能遠勝於“Hello”。它神氣優雅,別有一番韻味。 猶如一位網友的總結,你無法用“life in pink”表達玫瑰人生的韻味(la vie en rose); 你無法用“already seen”來解釋“似曾相識”的含義(Déjà-vu); 你也無法用”on the opposite”來詮釋“親愛的,恰恰相反”的意思(Au contraire, mon cher…)

除了充滿愛意的豐富內涵,法語也很好聽。它的發音很特別,有不同聲調。

首先,沒有任何一種語言能與法語的純單元音數量相比,所以它講起來豐富多彩。法語的元音數量是日語的四倍(包括半元音)。並且含有的圓唇音(就是發音時需要把兩個嘴唇翹得圓都都的,才能發出來的音)總共八個音,創世界之最。圓唇音多少直接影響一個語言聽上去的可愛程度。另一方面,法語一個送氣音也沒有,所以不像英語和漢語,說法語時很難噴出口水。

法語有四個鼻化音La transcription nasale(一種在口腔和鼻腔中共鳴的聲音),這種發音在歐洲的語言體系中非常少見,這讓意大利語、俄語、英語、德語、西班牙語望塵莫及。

提到小舌音(les consonnes vibrantes),第一聯想到的就是法國,起源于法語的獨特的小舌音橫掃所有歐亞大陸所有種類的卷舌音、大舌顫音,發音的時候有點像漱口的感覺,小舌快速震動,而亞洲人說話幾乎用不到小舌發音,真正的小舌音決不使用氣息彈動小舌(那樣就發成吐痰音),Edith Piaf的Non, je ne regrette rien(«不,沒有任何東西值得我後悔»)這首歌裏的小舌音好聽極了,不妨可以欣賞一下。

法語的另一大優勢是精密。用法語表達否定形式需要雙單詞組合:ne…pas, ne…que, ne…point, ne…guère, 等數十種,是世界上任何一種語言都沒有的,所以就算否定句也非常動人,並且極少産生歧義。

幾個世紀以來,法文之所以一直是世界外交界主要語言之一,就是因為法文可以精確地表達外交官所欲表達的細微的意蘊。用法文寫成的協議、合同、公約,想找出點紕漏玩點文字游戲可不容易。

在十八、十九世紀,乃至二十世紀初,歐洲的外交官普遍是講法語的,甚至歷史上有很長一段時間英國的國王干脆不會講英語,只會講法語。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數億人的母語之一,法語在人類歷史上也做了不少偉大的貢獻。在諾貝爾文學獎上,以法語為母語的獲獎者最多。Charles Baudelaire、藍波、雨果、Verlaine這些偉大的詩人,英國的莎士比亞也無能獨占桂冠;法語的音樂包括著名的肖邦(肖邦除了鋼琴曲名,很多歌曲是用法語寫的)、卡門、浮士德歌劇版Debussy,Edith piaf絲毫不輸給意大利,而且這些還只是法語文化的冰山一角。

法國文化協會網址:
http://www.afhongkong.org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端傳媒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