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覺得科技發展的最後,肯定會有很多人只能跟自己做朋友,甚至是精神分裂地相處。

就如同電影《雲端情人》一樣,不免讓人思考起,在一個模擬的情境下,與一個情感代理者,所交流的情感,到底算不算是一種「真實存在」的「情感」呢?

不過離題了,今天話題不是雲端情人,而是那些男人與他們的充氣娃娃之間的愛~<3

充氣娃娃之戀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電影《Lars and the Real Girl》,如果我沒有記錯,中文的電影名字應該是《充氣娃娃之戀》。看到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這些照片,我立刻就想起這部讓我有點小感觸的電影。就當做課外作業,如果大家對今天這個話題也感興趣,可以了解一下這部電影。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除了是一種情慾釋放的用具、一種性慾宣洩的管道,你是否還能想像,有一天你甚至會深深愛上你的充氣娃娃、為她著迷呢?陸續有幾部探討男性愛上充氣娃娃、或者對充氣娃娃產生強烈依賴性的電影,例如歐美的《充氣娃娃之戀》(Lars and The Real Girl),亞洲則有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空氣人形》,我們往往對這種生活方式感到好奇與神秘,這個題材也成為丹麥攝影師Benita Marcussen 鏡頭下的故事主題。

充氣娃娃之戀充氣娃娃之戀

她透過網路論壇接觸了幾個充氣娃娃的愛好者,並且說服他們讓她拍攝他們與充氣娃娃的生活。Benita說,這些愛好者支付高額的費用隨個人喜好量身訂製充氣娃娃,從身體、臉部、眼睛和頭髮的顏色都能任君選擇。在Benita的鏡頭下,這些男人和自己擁有的伴侶對話、交流心事,在他們眼中,這個她是親切又貼心的寶貝,他們與充氣娃娃同床共枕、為她著裝、為她畫上美麗又性感的妝容,這些男人帶著她旅行、和她合照,甚至在家庭成員照中軋上一角,宛如她就是他最摯愛的妻子或寶貝。

充氣娃娃之戀

每個充氣娃娃愛好者都有著不同的故事,有些人已婚、有孩子,有些人則是歷經十餘年的婚姻後最終仳離。也許人性太複雜,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太難理解,對於男人來說,充氣娃娃提供的是舒適又安穩的心靈依靠,總是那麼逆來順受,總是那樣靜靜地等著他回家,那樣靜靜地守護他,沒有爭吵、沒有情緒,並且在未來的不管多久,充氣娃娃都能一直陪伴在他身邊。

充氣娃娃之戀
丹麥攝影師 Benita Marcussen,在網上找了幾個充氣娃娃的愛好者,並說服他們讓 Benita 對他們日常與充氣娃娃的相處模式進行拍攝。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娃娃不是你想玩就玩得起

Benita 發現,這些娃娃控們花費在定制 「愛人」 的金錢簡直讓人瞋目結舌。你能想像他們樂意花上 6000 ~ 50000 美金用於定制自己專屬的充氣娃娃嗎。台幣大約就是 20萬 ~ 150 萬元。他們會挑選自己喜歡的皮膚顏色,喜歡的身材比例,眼睛大小與顏色,甚至變幻不同的髮型。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這些娃娃控其實都有自己的這樣那樣的原因成為娃娃控。有的已經結婚生小孩了,有的甚至結束 10 多年的婚姻陷入充氣娃娃的世界不能自拔。我拍攝的娃娃控裡面有一個本來打算要跟未婚妻結婚的最終還是沒能抽身充氣娃娃。對於這些男人來說,充氣娃娃讓他們更自在地生活,並且總是他們回家的理由。這種生活狀態已經定勢,並將持續,難以自拔。

-Benita Marcussen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充氣娃娃之戀

為甚麼會這樣?

不揭開這個話題我都沒有這麼強烈的記憶跟感覺,最近好像看了很多這樣題材的電影:由於科技的發展,人類再不需要依靠溝通與協作去完成任何事情,而只是需要自己操控機器即可。我記得有一部電影《獵殺代理人》(英文:Surrogates 主演:布魯斯·威利斯)就是說人類可以靠儀器去控制一個機器人替身,幫自己去工作去社交,而當一個人自身要去面對這個社會的時候,他已經無法自然地與人交流和接觸。

 

雖然電影是誇張的劇本,但這樣的事實確實是存在的。生活壓力的巨大以及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度的減少,已經或多或少影嚮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糢式,你不能否認社會恐懼癥、人群恐懼癥、交流恐懼癥確實已經發生在許多人身上。

所以,靜下來想想,說不定,其實我也已經病了……

All images © Benita Marcussen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