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春秋時代,晉國大夫伯牙彈琴遇到知音子期的故事令人津津樂道,然而知音難尋的情況,在20世紀仍然比比皆是。即使唱片、CD的發明讓藝人作品相較以往容易分享,但是同好者要交流仍然有難度。

然而進入網路世代,音樂人找尋音樂同好者的方式已大不相同。微網誌(Tumblr)、部落格及Youtube這些在歐美蔚為風行的社群媒體跟臉書的功能相仿,不只能快速傳遞音樂,也能回饋聽眾的喜好。

RBMA Hashtags在Don’t Call It #Tumblrwave紀錄影片中前往三個芝加哥、紐約及倫敦,採訪三組聽眾喜好截然不同的網路意見領袖,看看他們如何與自己的藝術追隨者互動。

 

出生於佛羅里達州的Kilo Kish18歲前往紐約追夢,利用網友喜歡踴躍轉發(re-blog)具有個性的藝人部落格之慣性,迅速拓展自己在音樂、服裝設計及模特兒等多方面發展的可能性。

 

鏡頭轉到倫敦,饒舌歌手Le1f談到「酷兒饒舌」(queer rap)的概念,這個聚焦LGBT(統稱包含lesbian女同志、gay男同志、bisexual雙性以及transgender跨性)族群的音樂社群,很大一部分的創作來自於網友回饋。網路讓人創造了一個虛擬世界的身分,也找到另一個可以尋求認同的場域。

 

在芝加哥,藍髮叛客(seapunk)的生活與潮流理念正在年輕族群中蔓延,受到電玩啟發,他們以海豚為象徵圖騰,並大量使用藍色作為裝扮主色。從2011年製作發行首張藍髮叛客舞曲的ZombelleUltrademon的對談中,揭露為何他們的舞曲音樂,會結合了90年代的流行、TechnoHouse等舞曲,以及南方饒舌元素–因為那是他們出生的年代,他們是聽著那樣的音樂長大的。

相較起高成本的主流、大眾媒體,迅速崛起的社群媒體進入門檻低,可以作為音樂人的行銷利器,也可以回過頭來善用樂迷回饋,管理、修改甚或創新音樂作品。RBMA這一部短短的紀錄片,捕捉了歐美新的數位潮流如何轉變音樂人的思維,值得台灣音樂人思考:如何善用低成本的社群媒體,來找到年齡與分布區域迥異的「子期們」!

 

 

文/Fliper Mag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相關授權合作指南,請前往 瞭解更多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