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人售賣強姦DVD光碟。圖為伊拉克一個小販在兜售色情光碟。
印度有人售賣當地人稱為「地道電影」(local films)的強姦影片。攝:Robert Sullivan/AFP

「回家去吧,別把事情鬧大,這全都是你的責任。」醫生對她說。

「這都是你的錯。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呢?」前村長表示無能為力。

這些話,大概是殺死 Geeta(化名)的「兇器」之一。2016年1月,在印度北方一條村落,40歲的 Geeta 被發現口吐白沫,陳屍於鄉郊小道旁。驗屍報告指出,她死於服毒自殺。

自殺前數個月,Geeta 曾遭4名男子輪姦。據 Geeta 的好友 Khushboo(化名)稱,事發後 Geeta 表現勇敢,沒有自尋短見,而是準備報警,決意挺身指證兇徒。然而,在她被強姦過程的影片在社交平台瘋傳之後,一切都變了。

「她打電話給我,語氣驚惶失措,說要踏出家門都困難,因為鄰居都知道那件事。」Khushboo 憶述:「在她生前最後幾天,已無法正常進食。自殺前一天,她告訴我,她曾經去找村裏的醫生、前村長,將遭遇和盤托出,尋求意見和協助。」

但 Geeta 得到的,只有那種漠不關心、甚至將責任歸究於她本人的回應。

假如她對我坦承(被強姦的)遭遇,我們大概會問她,她到底是不是自願的。—Geeta 的丈夫

Khushboo 提到,Geeta 生前似乎有感遭遇曝光後,會招來旁人羞辱譴責,認定是她「引誘、邀請」男性侵犯、強姦她;而醫生、前村長的回應,似乎驗證了 Geeta 的直覺。BBC 報導指,印度一些村落至今仍尊崇父權、榮譽重於一切的傳統。

就連 Geeta 的丈夫也表示,假如 Geeta 當天對他坦承遭遇,他大概會先問她是否出於自願而「被強姦」,然後向村內長者尋求建議,才決定下一步怎樣做。BBC 記者指, Geeta 丈夫接受採訪期間,似乎對兇徒暴行並不憤怒,也沒有要求警方行動、務求讓兇徒受法律制裁等。

印度有人售賣強姦DVD光碟。圖為一個女士的剪影。
印度有人售賣當地人稱為「地道電影」(local films)的強姦影片。攝:Kevin Frayer/GETTY

半島電視台記者走訪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城鎮密拉特(Meerut),發現市集中販賣色情電影的攤檔中,大部份都有售賣當地人稱為「地道電影」(local films)的強姦影片,售價由20至200印度盧比(約合0.3至3美元)不等,付款後僅數十秒就能傳輸到買家的手機。

不過,「地道電影」只售賣予當地人;交易時,購買者會與商販交換暗語、或以獨特的方式握手,如此商販便能知道對方並非在選購一般的色情電影,而是專門為「地道電影」而來。

在當地人 Shahnawaz(化名)的協助下,半島電視台記者獲得數段「地道電影」。據記者形容,片段中受害女性的樣貌、聲音非常清晰,而兇徒施暴也極其殘忍。其中一段影片可見,受害者哀求兇徒停止施暴,說事後只能自殺來救贖解脱;另一段影片中,受害者懇求兇徒至少停止錄影強姦過程。

Shahnawaz 解釋,這些「地道電影」的目的原非是售賣,而是為了阻嚇受害者、防止她們報警,或方便日後再度威迫受害人進行性行為;有時,強姦者維修手機,影片被維修店店員盜取,流入市面。

也有一些購買影片的人,會到其他色情片攤檔轉售圖利。「一旦影片落入一名銷售者的手中,通過 WhatsApp 等社交平台,影片就立即像野火一樣迅速蔓延、傳播,因此這些影片也被稱為『WhatsApp 性愛片段』(WhatsApp sex videos)。」

我看這些影片,因為它能使我內心平靜。一名坦承會收藏「地道電影」的男子向半島電視台記者稱

似乎在北方邦,除了一個人之外,無人不知「地道電影」的存在。

「強姦影片……什麼強姦影片?」密拉特警區警政署長 J K Shahi 如此回應記者的電話查詢:「我剛到任不久,我並不知曉市面正在買賣這類強姦影片。」他表示不能確認強姦影片是否真的存在,在親眼看過影片之前,不能發表任何評論。

2012年12月,印度德里發生的「巴士輪姦案」引發全國憤怒、國際關注,迫使印度政府加強針對性暴力罪行的刑罰。不過,這並未有效壓制相關罪案。

據印度國家犯罪統計局(National Crime Records Bureau)數字,2014年錄得逾33萬宗針對女性的暴力罪案,較2013年增加9%。在2015年,強姦個案達34651宗,雖然較2014年下跌5.6%,但性騷擾、跟蹤糾纏、偷窺、強姦不遂等個案則較2014年增加2.5%。

「印度人民黨」(BJP)資深領袖、國會議員 Sanjeev Balyan 批評,政府雖然提高針對侵犯女性罪行的刑罰,但執法並不敏鋭,導致罪案有增無減。「在我的選區內(北方邦城鎮穆扎法爾納加爾),我聽過這類強姦影片在市場流通,但警方從未採取具體行動制止這種社會惡行。這證明政府並不在意保障婦女安全和尊嚴。」

印度聯邦院前議員、「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CPI(M))黨員 Brinda Karat 亦譴責執法部門不作為:「諷刺的是,在這個國家,政府會因為一個人有酒類飲料而將他關進監獄,但對侵犯女性的罪行卻無所作為。」她形容,這反映印度存在「強姦文化」:「施暴不僅是一種行為,更透過這些影片的銷售、傳播,而被歌頌。竟然有人購買這類影片,更糟糕的是政府坐視不理,這是莫大的恥辱。」

 

聲音

遙遠地,通過攝影這媒體,現代生活提供無數機會讓人去旁觀及利用他人的痛苦……我們旁觀他人的痛苦,究竟是為銘記教訓,還是為滿足我們的淫邪趣味?

蘇珊・桑塔格,《旁觀他人之痛苦》(2003年)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端傳媒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