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不只能作為滑雪場,也可以是一張空白畫布。英國藝術家西蒙.貝克(Simon Beck)曾穿著雪鞋(snowshoes),在全世界的雪地上行走作畫,用數以萬計的足跡描繪龍、狼等圖樣,彷彿這些動物棲息在冰天雪地中。

 

去年,西蒙.貝克接受俄國導演貝克曼比托夫(Timur Beckmambétov)委託,到西伯利亞的雪地上,替他的電影《他是龍》(Él es el dragón)繪製圖樣。藝術家先用足跡勾勒龍的輪廓,接著由外而內畫出多個同心圓。

 

這隻龍展開雙翼,神情兇猛地張著嘴,頭上有彎曲的角,尾巴則像蛇一般細長,心臟則由三角形、星形等幾何圖騰組成,造型宛如雪花般的結晶。而外圈的同心圓以整齊的足跡構成,像龍吐出的鼻息與火焰。

 

「在空白的雪地上作畫,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西蒙.貝克表示,他不認為自己發明了雪地藝術,人們從數千年前就開始在地面作畫,孩子常在滑雪勝地裡塗鴉,他的畫作只是規模比較大。他的作品面積平均為 100 平方公尺,大概是三個足球場的大小,需要花費 10 個小時才能完成。

11010545_1162449710435160_6280598987643646836_n
西伯利亞的雪地畫。圖/取自Facebook。

 

用指南針與數學 計算圖案的大小與方向

西蒙.貝克原本是位地圖製圖師與定向越野運動員,具有數學專業知識與定向越野技巧。因此,他在創作過程中,不需要一直看著設計圖,只要計算自己的步伐、使用指南針,就能在雪地裡測量距離與方向。

 

對他來說,在雪地創作最困難的事情是不允許走錯路徑,一旦足跡覆蓋到地面就不能修改,會留下明顯的痕跡。除此之外,在雪地作畫也要控制好時間,如果走太久導致體力透支,就很難完成作品,可能會虎頭蛇尾。

 

為了節省時間與體力,西蒙‧貝克早期喜歡用足跡排列各種幾何圖形,超過八成作品與兩位數學家本華.曼德博、瓦茨瓦夫.謝爾賓斯基的幾何理論有關。前一個小時先規劃重要的基準點,接著從其中一點啟程,繞著幾何形狀行進,直到走完為止。

b58b960e-76a5-4916-b6ca-d99eb15d68db-2060x1236
幾何圖形構成的雪地畫。圖/取自Guardian。

 

不過,去年 2 月他開始挑戰全新的圖樣,在加拿大露薏絲湖滑雪區(Lake Louise Ski Area)描繪楓葉與野狼等複雜的作品。有別於幾何圖形的創作方式,他先用足跡勾勒野狼的外形,再沿著野狼的圖樣往外擴張,逐漸圍繞成多個同心圓,整幅作品看起來就像滿月之際,有一匹野狼在山崖上呼嘯。

 

由於雪景藝術的保存受到天氣限制,當氣溫增高或開始降雪,雪地上的足跡便會消失,所以西蒙‧貝克會從各種角度拍攝相片,紀錄作品的圖樣。2014 年起,他更與紐西蘭服飾公司 Icebreaker 合作,將作品圖樣印製在上衣與內褲上。

 

11 年來,他的足跡遍佈世界各地,每年冬天約可以完成 30 件作品。回顧多年來的創作歷程,他表示,最初他是為了鍛鍊身體才開始在雪地行走,沒想到足跡佈滿雪地後,他對作品的美感感到驚訝。

o-SNOW-ART-facebook
加拿大的雪地畫。圖/取自Huffingtonpost。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