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最後的土著」

提起北歐,你會想到什麼?

夢魅般的極光、皚皚白雪,以及大人小孩都愛的聖誕老公公與馴鹿…

沒錯,北歐這個遙遠的冰雪大陸帶給我們的就是這些充滿著吸引力的浪漫印象。

其實,在北極圈以北,從挪威、瑞典、芬蘭北部延伸到俄羅斯西北角的地方,

有一塊更為神祕的廣闊土地,它就是號稱歐洲最後一塊淨土的拉普蘭。

拉普蘭是挪威、瑞典、芬蘭三國極圈以北區域的通稱,在這裡,三國的國界開放,遊客可自由往來。

拉普蘭地區也是歐洲最後一個原始保留區,數千年來,在此居住了一群人

他們擁抱極光,與鹿為伍,與世無爭,走進白雪之境,大家稱他們是『歐洲最後的土著』

薩米人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北極冰原上有一個已生存了上萬年光景的薩米民族,如今被人們稱為歐洲「最後的土著」。

薩米人幾千年前就在北歐的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拉普蘭區生活,

這裏是聖誕老人的故鄉,同樣也是薩米人的故鄉。

芬蘭人口大約五百多萬,其中有1/100是少數民族薩米人(Sami)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1900年一個薩米人家庭

 

在16世紀,歐洲白人進入他們的生活之前,

薩米人是這個冰雪世界最自由的牧民——他們沒有建立自己的國家,也不受任何統治。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到了狩獵季節,幾個家庭會臨時組建成名為「西達」的互助組,狩獵結束後就又各奔東西了。

因此如果有機會去芬蘭旅遊,一定不能錯過體驗北極圈中這個獨特的少數民族文化。
OMG!!是聖誕老公公的馴鹿!!!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説馴鹿是傳統薩米人的生命一點都不過分,因為它不僅是薩米人經濟生活的來源,

馴鹿身上的幾乎每一部分都可以成為薩米人生活的需要。

幾千年來馴鹿也成了薩米人民間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假如世界是由一種動物——馴鹿構成的,他們可能會很滿意,因為馴鹿可以滿足他們所有的要求。

他們獵取它、食用它、無休止地談論它,甚至做夢都夢見它。

在很久以前,他們就把天堂想象成有無數馴鹿的地方。

對於Sami族來説,馴鹿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他們隨動物們過著半遊牧的生活,沉浸於自己的生活方式,自給自足。

極地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力量,在這裏你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到處都是白芒一片,倣佛時間已靜止,白晝不分。

在這裏,人們以最單純的方式生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僅限於家人與朋友。

長知識時間
[toggler title=”賽鹿節” ]

每年3月,拉普蘭人都要在北部最大的湖泊伊納裡湖上舉辦一年一度傳統民間節日——賽鹿節。

「馴鹿王之賽」是最精彩的賽事,選手需駕駛未經訓練馴鹿行駛 2 公裡,

只有經驗非常豐富的選手才可以跑完全程。馴鹿養殖場大多是由薩米人經營的,

在參觀馴鹿的同時可以請他的主人講解一下薩米人的生活和文化。[/toggler]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1萬多年來,以狩獵、捕魚和放養馴鹿為生的薩米人一直身處惡劣的自然環境,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直到19世紀末,這種平靜的生活才被大批外來墾荒者打破。

現在的薩米人已經結束了遊牧的生活,在世界上總人口才不到7萬,

但是他們的文化和風俗還是完整地保存著,也可以讓我們這樣來自完全不同地域和文化的人去親身體驗。

⬇︎ 展開瞭解更多,長知識時間:

[toggler title=”關於薩米族—點我展開” ]
歐洲最後的土著民族及其土地

薩米(The Sámi)和因紐特一樣,是歐洲最後的土著民族,大約有7萬5千人生活在挪威、瑞典、芬蘭北部以及克拉半島。挪威有4萬多人,瑞典有1萬5千到2萬5千人,俄羅斯有2千人,芬蘭有7千人。從基因和生物學的角度看,學者們認為薩米人是和其他民族同化後的歐洲土著民族,他們的語言從語言學角度講屬Finn-烏戈爾語系。他們是怎樣生活在這裡的?關於這個問題有各種各樣的說法,現在仍然是一個研究的課題。

 

按遠古石頭上的刻劃圖案所顯示的考古證據,薩米人約在一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完結後就已遷徙到該處居住。早期他們聚集於大西洋、北極洋與波的尼亞灣一帶,後來才逐漸移入內陸。本來薩米人占據大部份芬蘭土地,後期移居來的芬蘭人將他們推回北極圈之內。

 

薩米人以前為游牧民族,他們狩獵野鹿,在荒原間捕魚和採集野果,在和暖季節則販賣肉類、皮衣與自家特制工藝品。但芬蘭境內的薩米人愈來愈多地開始農業生活,漸漸地他們比其它北歐國家的薩米人更安定地駐紮下來。薩米人的深藍捆紅彩花邊的傳統衣飾、精美毛皮制品和小刀、皮鼓等工藝 ,今日已被人們認定為最能代表北方極地的獨特色彩。薩米人搭建的錐型蓬帳,飼養馴鹿的優良技術,原始的語言都成為旅行者爭相一睹的。

  薩米人的語言和聚居地

語言是民族的證明。薩米語和芬蘭語同屬 Finn-烏戈爾語系,但兩種語言卻完全不同。現代的薩米語大致可分為3類。主要的語言是北薩米語和山岳薩米語,其比率占他們全人口的70%。在芬蘭生活的薩米總人口的約三分之一是以薩米語為母語的。現在在芬蘭全國,約有600個學生通過薩米語接受教育。初等教育能夠接受薩米語授課始於20世紀後半。1992年在公共機關使用薩米語的權利得到認可。薩米議會將薩米人定義為「本人將自己看作薩米人,把薩米語當作母語學習的人」、或者「父母或祖父母中的一方是以薩米語為母語的人」(在瑞典也可是曾祖父母中的一方)。這樣,薩米的語言並不只是作為日常交流的一種工具,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民族的證明。

 

芬蘭的薩米人約有 7 千人,他們分散地居住在北極圈內拉普蘭地區。集結成較大邨落及社區的,主要在東拉普蘭的薩利色爾卡 (Saariselka) 一帶。薩城北面二十多公裡的伊瓦洛(Ivalo)是芬蘭其中一個重要社區,那兒的 Skolt 薩米人舊時本住在俄國境內,如今遷入芬蘭,卻擁有與該地傳統迥異的方言以至民間服飾。

 

游客假若要尋訪最精彩的薩米邨,一定要經過伊瓦洛,再向西北多走 39 公裡 到伊納裡 (Inari) 。這著名的薩米文化「代言人」,建有詳盡展示薩米人历史和資料的 Siida 薩米博物館 (Saamelaismuseo) ,並畫滿薩米人圖畫的薩米教堂。雖然該處崇拜薩米人改信的基督教,但禮儀間仍採用地道薩米語。伊納裡西面 14 公裡 ,亦有正宗薩米人經營的馴鹿場,每逢夏季的中午,農場都舉辦公開的游覽項目。

  薩米的信仰

薩米人既信仰「誓多」,也信仰基督教,現在的薩米人大多屬於基督教盧塔派,這是由於16世紀基督教廣泛傳播的結果。薩米人的巫術(宗教原始形態之一,信仰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有靈魂和精神存在)被認為是邪教而遭到了滅絕。巫術信仰寄宿於被稱做「誓多」的神聖的場所(奇石、湖泊、山穀、絕壁等)的精靈的力量,他們向精靈獻上供品(馴鹿骨、角、所有的動物、金、銀、日用品),祈求維持安穩的生活。

  民族服裝

民族服裝依地區的不同而不同,它標志著出生地和社會地位的不同(例如:男子皮帶的扣、帽帶的位置、女子靴子的裝飾情況等)。現在只在正式的場合才穿民族服裝,因此游客可以認為它和日本的「和服」處於同樣的位置。

北極圈最後的土著—馴鹿的好朋友:薩米族人

  薩米歌曲

薩米的歌曲是在和精靈交流時才唱的。古代宗教的主流巫術(原始宗教之一,信奉禱告師根據神靈附體而做預言和宣告)認為,禱告師為了和神靈交流而處於忘我狀態時,要擊鼓歌唱。薩米歌曲都是即興表現自己的心情和目睹的事物,旋律和節奏本身就是表現主題的核心,唱詞的作用大多是用幾個簡單的單詞來補充旋律要表達的意思。歌唱對薩米人來說並不是人人都會的,特別是將聲音用得象樂器一樣,那可以說只是具備那種才能的人的一種特技。現在為了傳承已經開始消亡的薩米人的傳統文化,一些教育場所在教授薩米歌曲。最近還出現了利用樂器伴奏演唱薩米歌曲,並且出現了世界著名的歌手。

薩米傳統工藝

薩米的傳統工藝,都是在自然生活中發展起來的。傳統的薩米手工藝品是用木頭、骨、角、毛皮、革、真珠、鈴、絲繡、花邊織物、布制品等制作而成。過去的生活必需品全都要靠自己的手用純自然的材料制作。(例如為縫制革的線就使用了馴鹿的阿肌裡腱。)為了把材料加工成產品,需要很多道工序和很長的時間。熟皮的作業在冬季進行,到了太陽光照亮手的春季才開始縫制,一切按照自然界的安排進行。制作的產品或作日用品使用、或作土特產品賣掉。

[/toggler]

歐洲最後的土著 北極圈的薩米族部落

 

留言加入討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