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len generation. 意思是被盜走的一代(也稱為被盜走的孩子),這是一段屬於早期澳大利亞的歷史。

首先,我們必需要了解。關於“第一個英國人到達澳大利亞的日期”。

在 1770 年,第一個在澳大利亞東海岸登陸的英國人名詹姆斯.庫克,並且放到重要的地圖上。而他的地圖導致英國政府派遣一組由亞瑟.菲利普上尉領導組成的船隊航向澳大利亞到達他們所謂的殖民地。他們於 1788 年 1 月 26 日在澳大利亞的雪梨登陸。

因為一天這是英國人在澳大利亞正式定居的開始 ,所以他們將每年的 1 月 26 日定為是澳大利亞日。

因為在最初當詹姆斯.庫克船長聲稱澳大利亞屬於英國時,他說這是“土地無效” (Terra Nullis),而這意味著澳大利亞為無人空地。

因此,根據英國法律,澳大利亞的原住民沒有法律地位。

所以,當歐洲移民來了,他們進駐澳大利亞並且佔領土地。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們群起反抗,但大部分被殺。

做為有荷蘭殖民地經驗的台灣,包括後期的日本統治以及國民黨政府移軍台灣,我們有著很類似的經歷。荷蘭人和英國人,歐洲白種人們間存在著非常相似的看法。

但是,在早期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們卻有著更令人不勝唏噓的遭遇⋯⋯

早期在澳大利亞白種男性強姦原住民婦女的情況普遍存在,有許多原住民婦女被白種男性強姦後懷孕並產下了孩子。而這些孩子後來被澳大利亞當時的政府強行地從他們的母親身邊帶走。

由澳大利亞聯邦和州政府機構和教會特派團把孩子們從他們的母親身邊帶走。這些發生在大約 1909 年至 1969 年期間,直到 1970 年代在某些地方仍然有兒童持續被帶走。

而這些被強行從母親和原生家庭帶走的兒童被送往機構或由非原住民的家庭收養。

這些孩子被稱之為“被盗走的一代” (The stolen generation.)。

然而當然他們不全只是白人的孩子 。他們身上有一半白人血統和澳大利亞原住民血統(當然,這主要發生是因為白人男子強姦原住民婦女)。

帶走孩子們的幾個原因:

第一個主要是種族主義概念。他們覺得澳大利亞原住民不像白人一樣進化發展 。

這導致第二個原因:宗教。教會團體 – 基督教傳教士 – 他們為主要帶走孩子的人。

他們的想法是完全不負責任和傲慢。

他們覺得澳大利亞原住民是動物。但是,有白人父親血統的孩子卻可以得救。

在整個 20 世紀初期,澳大利亞政府認為原住民兒童在自己的社區處於不利地位並處於危險之中。所以政府機構把原住民的孩子強行將他們從原生家庭中帶走,將可以給予更好的教育、更有愛心的家庭,以及在收養的白人家庭中能得到更加文明的教養。

第三個原因是經濟勞動力上。

被帶走的孩子們被訓練為僕人。他們是在農場使用的廉價勞動力。

實際情況是,兒童們被剝奪以暴露於“英國價值觀”和“工作習慣”,以便他們被殖民定居者僱用。

例如,在西澳大利亞,孩子們被帶走後,常常被安置在宿舍,受到農場工人和家庭傭工的訓練,直到 14 歲時被送去工作。

而帶走這些孩子背後的目的主要是種族同化。

澳大利亞政府和地區當局機構所領養的兒童往往不得允許他們的父母或家人探視,他們嚴格限制兒童與原住民文化的原生家庭分離的程度。

當時的保護委員會認為,通過將這些混合種族的兒童與其家原生家庭及土地和文化的隔離,同化為白色澳大利亞社會將更加有效,混合下降並合併澳大利亞原住民與非政府組織人口。

幾乎每一個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家庭和社區都受到這些強行的政策的影響 。

而這些最終的結果是對許多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家庭造成極大心靈或精神上深層的傷害。

所有的重大變化發生在 1967 年,當時在澳大利亞的人們進行公民投票贊成把澳大利亞原住民放進人口普查。
而因此,澳大利亞原住民終於被賦予澳大利亞公民身份。

是的,令人難以置信,但在那之前—因為庫克船長在 1770 年聲明土地無效 ,所以澳大利民原住民一直不是澳大利亞公民。他們從未被正式承認過。

為什麼白人受到更好的教育,而澳大利亞原住民被不公平地對待?

在電視媒體大量曝露了澳大利亞黑白不同膚色人種之間巨大的人權差距之後,一切開始慢慢地改變⋯⋯

被盜走一代的兒童的確切數目是未知的,並且在大範圍內有爭議。

至少有 100,000 名兒童被從他們的原生家庭中被帶走,但是這個數字是通過 1994 年原住民人口(303,000)乘以報告的最大估計“三分之一”。這不是在實際報告中所說的“只有三分到十分之一”,它只提到兒童。由於長期不同人口,不同國家不同時期的不同政策以及不完整的記錄,實際數字難以確定。

澳大利亞歷史學家羅伯特·曼內卻說: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 1994 年的報告,1910 年至 1970 年期間,只有“大約 20,000 至 25,000 名”的兒童被帶離了他們的原生家庭。

然而可笑的是,與一般白種澳大利亞兒童的教育水平相比,這些被帶走的兒童,被安置在機構或新的寄養家庭中常常受到較低的教育水平,有時甚至沒有教育。

這些和白人政府宣言說給予他們更多的教育和更好的生活環境完全背道而馳。

在墨爾本進行的一項研究,曾在官方報告中引用,發現“被帶走”原住民的社會地位與“未被帶走”的相比沒有明顯改善,特別是在就業和高等教育領域。

最值得注意的是,研究表明,這些被帶走的原住民孩子比起未被帶走原住民孩子獲得警察逮補紀錄是三倍,而使用非法藥物的兩倍之多。

報告指出,這些被帶走的孩子擁有的唯一顯著優勢是平均收入較高那些未被帶走的孩子,而發生這種情況,卻可能是由於被帶走的孩子們的後居住的城市,因此獲得福利金的機會多於生活在偏遠地區的原住民。

另一方面,雖然現在普遍承認,但當時當局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存在,所有原因歸究於孩童時代強行的被帶走,不可逆轉地破壞了他們和原生父母的聯繫,切斷與家庭和文化聯繫,在強制被分離下產生的消極面對社會和心理問題影響。

有一些人因為無法去應付和面對失去家庭的創傷,並完整的發展原本可以來自於原生家庭的愛和安全感以及認同感,而造就後來的人格發展上的傷害以及延伸出的社會問題。

大多數“被盜的一代”沒有找回他們的母親。

他們大部份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也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

他們在寄養家庭中接受白人教育以及價值觀長大,卻在心裡永遠明白自己和白人不一樣⋯⋯

澳大利亞政府後期為實施補救措施,出現了”Bringing them home”的計畫,意謂著“帶他們回家”。

有越來越多的被盜一代的成員在尋求與家人團聚時能夠得到這項計劃的援助和支持。

被偷走的世代倖存者在尋找追踪他們的家庭成員時,成長的旅程可能充滿各種各樣的和混雜的情感。即使他們有機會與家人團聚,卻有著外人們難以想像的轉移和怨恨的感覺⋯⋯

直至 2008 年,澳大利亞當時的總理 KevinRudd 曾公開的向 The stolen generation 道歉。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們才算真正地等到了一個公開的道歉和平等的未來⋯⋯

但是至今政治在澳大利亞仍然分為兩極。

一派說,我們有義務幫助原住民(勞動和綠黨),一派說,原住民得到太多的幫助(自由黨和國家黨)。然後有一個政黨說,原住民不應該得到任何幫助—一個國家,他的領導是外向種族主義。

而這些所有的問題存在的原因仍然是因為種族主義。

這是一段可恥的歷史,然而許多在澳大利亞仍然遭到否認,即使他們直至今日仍在生活、法律⋯⋯各方面致力於給予澳洲原住民援助和補償,然而這些卻因為政治因素的影響在未來有可能改變的一天⋯⋯

建議你們聽聽澳大利亞歌手 Archie Roach 的歌曲稱為 “Took the Children away”,裡面的歌詞非常清楚的講述那段過去。

https://www.google.com.sg/search?q=archie%20Roach%20they%20took%20the%20children%20away&ie=UTF-8&oe=UTF-8&hl=en-sg&client=safari#mie=e,,archie%20Roach%20they%20took%20the%20children%20away,H4sIAAAAAAAAAONgVuLRT9c3LDTNSksxKU96xOjJLfDyxz1hKYdJa05eY7Ti4grOyC93zSvJLKkU0uFig7KUuASkUDRqMEjxcaGI8AAA0jg3C1wAAAA

如果想看到/聽到更多關於這個,推荐一個電影 “Rabbitproof Fence”

https://m.youtube.com/watch?v=o70yVmq3_GI

並附上澳大利亞關於原住民及被盗走一代的各官方及非官方網站連結資料:

http://ia.anu.edu.au/biography/kruger-alec-17801

https://www.humanrights.gov.au

後記:在此感謝來自澳大利亞方面的協助,一位熱愛亞洲歷史文化的老師同時是位作家的 Carles Dodgson 先生的幫助才能擁有如此完整的資料以及紀錄。

願 這世界 愛與平等 永遠共存,永無歧視。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Mailkii. C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