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討論區不時會討論到第一次,到底何時能開始第一次為什麼會在乎處女膜?我們都說男人有處女情結,但對於男人來說,女人的第一次究竟有什麼意義。臉紅小編拋出了一個問題問臉紅紅駐站作家黑手公子,「對於女人的第一次,男人會不會怕?」(結果他自信地說自己沒在怕的 = = )但女人如此珍視的第一次選擇與你度過,難道不會有點慌張嗎?原來案情並不單純,我們來看看黑手公子怎麼說?

怕?別傻了,哪個男人會跟妳說:妳是第一次?我好怕啊!XD

男人是這樣的,打從心底都在盼望眼前這位即將要被脫光光的女人真是第一次感受性愛的美好,姑且不論自己在床上的表現如何,基於男人那無可救藥的劣根性,始終會希望女人將第一次獻給我,只因那對男人來說,是一種爽翻中樞神經的征服。

女人或許也會有部分類似的感觸,可是,感性的女人和血性的男人日思夜寐的到底不同,女人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了某人、那人就將在自己未來數十年的生命裡留有一份印記,所以對於第一次,女人多半相當慎重其事;可男人不是啊,終其一生(是昆蟲嗎?怎麼好像數十年說得好像只有幾個晚上?)都在尋覓破處的機會,那是無法壓抑的天性,卻偏偏,道德觀和社會輿論讓男人把這份衝動沉在心底,只要那塊大石頭把小頭壓得牢靠,意外也就鮮少發生。

但如果,真遇到千載難逢的第一次,男人究竟會怎麼想?

其實,這個問題得分成兩種情況來說: 一、真愛的女人。 二、不愛的女人。

先從不愛的女人說起好了。我相信對於多數女人而言,這五個字很討厭,但對男人來說,這五個字在某些時候真的快活似神仙。

不愛的女人,泛指床伴、飯友、網交、電愛、一夜情、各取所需、互利互惠或某人的小三(小指掐)……只要不涉及感情,或者涉及感情但未在心中認真扎下一個位置的女人,多可以概括性地廣義視為是不愛的女人,請注意,我是說「概括性廣義」,不代表百分百如此;倘若不愛的女人真是第一次(通常被歸為這類的女人是第一次的機會不高,男人反而真可能是第一次),男人或多或少還是會努力一下、讓纏綿變得稍稍完美一點,以補足內心本來就有的空洞。

不過女人們要知道,這款男人本來就是腦袋有洞!

雖然有洞,這種時候別說是怕,男人壓根兒就沒想到要畏懼,既然焦點放在肉體交纏與體液交換,對方真是第一次,正好滿足男人就想征服女人的快感,有些臭男人還為了蒐集處女之血而到處獵艷,彷彿心中住了個男巫,就要所有清白純潔的女人墮入深淵。

對於不愛的女人,男人會怕只有一種情況,這句話可以套用在很多事情與狀況之下:會怕,只是因為不了解。既然不愛的,男人自然不會花什麼時間去確認這女人有沒有問題,因而可能與僅有一面之緣的女人上床,會怕只是怕中標,除此之外,爽才重要。

但是,對於真愛的女人,男人的態度將大大翻轉。

在男人心裡扎有位置的女人,這蠢蛋除了盡心呵護之外,如果對方真是第一次,蠢蛋多少會有點慌了手腳,尤其是自己經驗與技術也還未夠班的情況下,如何讓女人第一次就上手、第一次就入口、第一次就進洞(毆)……呃、總之就是第一次便能體會到與自己性愛的美好,將是蠢蛋決戰終點線的勝負關鍵。

我想,女人要真愛上這個男人,或蠢蛋,性愛的歡愉還是佔有一席之地。

所以,那句話又出現了:會怕,只是因為不了解。是的,明明心頭的維納斯也跟其他性感女人一樣擁有美好的裸體,可能胸器很殺、可能長腿如林、可能翹臀奪命、可能雙眸搶睛,就連嘴唇揪一下都讓人心蕩神馳,明明女人該有的女神也都有,男人就是無端亂了分寸,望著眼前的絕美,她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與眾不同,男人真的突然都瞎了,霎時忘了成名的金手指該往哪兒擺去。

真愛的女人輕聲說,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芝麻開門,男人內心的瘋喜恐怕難以言喻,同時,緊張也來到大怒神的最高處,等待瞬間落下的絕殺。

總歸且簡單來說,男人對於不愛的女人第一次會怕是怕在身體,對真愛的女人第一次會怕是怕在心靈,別以為男人只要有噴就滿分,即使多半還是要有噴才得分,仍有不少男人篤信身心合一的單純。

哦、當然,如我這種追求身心合一且峰峰相連的男人應該也不在少數,差就差在撐得久不久罷了。(臭美ing)

是說,相較於男人鑽營小頭銳面的爽快,攀上床的男人是不是第一次,恐怕才是女人真正擔心的事情,畢竟,沒有哪個女人希望交手的男人居然是大根沒用一次的處男,那種自high還不夠、還要養條狗的掃興,是女人都懂啊!

臉紅小編:怎麼最後突然來個回馬槍脫題了?

黑手公子:我覺得,我要終於援助(打)……我我我是說忠於原著才對啦,誰教臉紅紅的讀者大宗還是氣質又羞澀的女人們吶!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臉紅紅,欲閱讀原文文章連結在此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