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廁所文化,千百年來都是重點被研究對象,

人們在這個私密的地方,幾乎什麼事都能做。

1981 年,紐約,百老匯

先來說說《慾望城市》裡其中一集的一個故事:

凱莉和朋友站在曼哈頓最火熱的一家餐廳外排隊。

她們找到餐廳經理並擺出各自社交圈裡的權威人物,

想通過關係插隊提前進入餐廳就餐,但都無奈遭到她冷漠的拒絕。

在使出全身解數準備離開前,凱莉卻在女士洗手間內偶遇這名經理,

這明曼哈頓最有權勢的女人請我幫她一個忙。

「請問你有沒有衛生棉?」

「當然有。」

「謝謝。」

我沒告訴莎曼珊我新權力的來源為何,

不過從那時起,我們再也不曾被擋在巴爾札克餐廳門外了。

1988 年,瓊斯海灘
洛杉磯,比弗利山莊溫泉的浴室

如今洗手間已成為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空間,

它是我們日常休息的私密的「後台」,同時也具有一定的社交和公共意義。

紐約,新年夜
1985 年,紐約著名夜店 Danceteria 的女廁所
1989 年,格倫伍德溫泉中心的廁所內
1987 年,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女洗手間

紐約攝影師 Maxi Cohen 從 1978 年開始,花了 30 年在世界各地拍攝女生洗手間,

最終完成了攝影集《世界各地的女廁所》(Lady’s Room Around The World),

裡面的照片向社會呈現了一個徹底的女性世界。

1978 年,法國,多維爾賭場的廁所內
1981 年,紐約某餐廳女廁所內
2009 年,紐約諾基亞劇場後台洗手間
1988 年,孟買麗茲酒店內的廁所

廁所的陰暗狹小為女性創造了完美的私密空間,

Maxi Cohen 藏在相機後面,瞄準鏡子像是在自拍,

卻記錄下眾多女性在社交「後台」放鬆警惕的真實自我狀態,

所有的秘密和私慾都能在這裡找到宣洩出口,

但其極度安全在某種程度上卻也反映出女性內心的脆弱。

「在這裡可以看到沉默女性的背後,看到最真實的她們。」

1981 年,紐約某個航空集散站的衛生間
1994 年,法國戛納電影節後台

站在廁所的鏡子前,無論是洗手還是整理自己的妝容,

暫時孤獨的氛圍,會讓人在定神的瞬間,顯露出真實自我的狀態。

從小到大,洗手間一直都是紐約藝術家 Maxi Cohen 最喜歡的藏身所,

在這擁擠喧鬧的世界,廁所簡直是一個可以安靜獨處的完美場所。

「在衛生間裡,我會一遍遍演練如何顯得勇敢,如何表現得淡定自若。也有的時候,我來這裡只是為了逃離人們的視線。」

1978 年,邁阿密海灘某家酒店內的洗手間
1981 年,紐約劇場餐廳

1981 年,紐約市歌劇院

在拍攝過程中,Maxi Cohen 曾遇到過一個 80 歲的女士,

在盥洗室的鏡子前優雅的調整假睫毛和胸衣,

這種對美和尊嚴的追求深深打動了她。

 

她也曾遇到過一個澳大利亞土著女人擔心被旁邊的男人偷聽到講話的內容,

只能躲到衛生間裡偷偷地向一個外來人控訴。

「1990 年,我去到澳洲內陸的一家土著酒吧,兩個女人和一個高大的白種男人坐在一起。

害怕被偷聽,她們使個眼色把我帶去衛生間,偷偷告訴我這個社區內仍盛行著年輕男女間亂倫、強奸的瘋狂行為,但大多女人沉默順從,外界並沒有人知道這裡正在發什麼。

這件事也成為我前往世界各地拍攝女廁所的動力。因為在洗手間裡可以看到沉默女性的背後,她們真實的想法和思考。」

這些被女性隱藏起來卻又最真實的一面,都是 Maxi Cohen 致力於通過照片向大眾展示的,

她想通過這組照片,把這種女性的自我意識和創造力傳遞出去,

鼓勵她們張揚個性,更有勇氣地活出自己的姿態。

1989 年紐約市
1982 年,紐澤西州金鷹健康水療中心的廁所內
1984 年,紐約彩虹房餐廳衛生間

如果你是女生,一定有過手拉手,一起去廁所的經歷吧!

關於女孩為什麼要結伴去廁所,這已經成為了一個千古謎團,

在洗手間這樣一個無論男女通常都會結伴而行的場所,Maxi 卻總是獨行。

2003 年,讚比亞
1978 年,紐約州收費公路的廁所內
2002 年,波斯尼亞的宗教勝地,默主哥耶某教堂內的洗手間

Maxi 以電影製片人和女攝影師的身份,穿梭於世界各個角落的女洗手間,

從女明星到清潔工,她的鏡頭捕捉到了她們在廁所最放肆最自然的狀態;

有的在補妝,有的在吐槽,名貴珠寶四處亂放,一些在公開場合不會說的話也在裡面脫口而出;

從紙醉金迷的豪華夜總會,到人潮湧湧的地鐵站,從戛納電影節,到迷你私人派對;

數不清的女洗手間,皆被收入 Maxi 的膠卷裡。

「那場面比美劇裡的生動多了!」

Maxi 二話不說舉起相機就拍,於是有了她第一張「女廁中的女人們」,

從那時開始,Maxi 便一發不可收拾地,熱衷於拍攝女廁所。

無論走紅毯還是坐地鐵,拍照幾乎成了 Maxi 上洗手間的固定項目,

就算不帶衛生紙也要扛著相機往衝廁所。

2000 年,金球獎後台廁所
2008 年里約熱內盧,森巴舞舞者在洗手間補妝

「女廁所是個可以一個人獨處、也可以一群女人相處的空間。」

「這是個男性主導的世界,很多時候女人只能在洗手間講出不同的意見。」

在她眼裡,女廁所就是女人世界的縮影。

 

於是,她把女廁所作為藝術創作的載體,希望女性能被尊重和認可,

然而拍了一段時間之後,Maxi 發現這個女性認為最私隱、最安全的空間其實並不安全,

地球上各個角落每天都會在洗手間裡發生很多不幸事件,受害者就是女性。

1983 年,巴士總站的衛生間

如今,Maxi Cohen 的拍攝還在繼續,記錄著世界各地的女廁所,以及裡面形形色色的女人,

她的鏡頭跨越階層等級脫離身份貴賤,向我們展示出了沉默背後最真實的她們。

 

 

 

©Cite Sources/Credit Images:maxicohenstudio


*** 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遺漏之版權信息;
若是您反對分享使用,言人對版權人尊重之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如欲瞭解更多詳情,請瀏覽合作指南免責聲明

留言加入討論